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文章归档 > 2015年04月
2015年04月30日 11:11

我们在他乡做什么

我们在他乡做什么

 

我们在他乡做什么 ——献给我的母校张家口一中百年校庆

 

高尔基

 

法国诗人兰波把他的诗句“生活在别处”写在巴黎大学的墙壁上,米兰·昆德拉把这句话写成了小说。

一语成谶,只不过不是针对一个人,而是针对一代人,确切地说,是我们这代人。

在我的小说《大投行家》序里,我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大迁徙的一代人”,这句话得到了很多朋友的认同;如今母校百年校庆在即,举目四望,当初并肩作战的兄弟们,可不就...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3日 22:56

《大投行家》番外六 ——《餐馆奇遇(4)——四个人上餐馆》

《大投行家》番外六 ——《餐馆奇遇(4)——四个人上餐馆》

 

四个人上餐馆

“鲍鱼……”我漫不经心地翻看着菜单,抬起头问服务员,“两头的吗?”

“有,有,有。”服务员忙接茬。

“龙虾……”我这次没有抬头,“澳洲的还是缅因的?”

“澳洲的,澳洲的。”服务员又是一阵接茬。

“刀鱼……”这次我还没有问,服务员接的比我还快:

“南通的,南通的。”

我合上菜单,重重地叹了口气,“一份干炒牛河,打包。”

“先生,您有事着急走吗?”服务员问道。

“怎么着...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2日 15:33

《大投行家》番外六 ——《餐馆奇遇(3)——三个人上餐馆》

《大投行家》番外六 ——《餐馆奇遇(3)——三个人上餐馆》

 

三个人上餐馆

每年的这一天,我们仨都会聚一次,谁让我们是大学四年的室友呢!

地方嘛,自然就是学校门口的串吧,这么多年来,我们喜欢的都是这个味。

不过去年,明显感觉到串吧的生意大不如昨,因为学校门口早已一改往日建筑工地、民工棚聚集的样子,而是一栋栋高级写字楼拔地而起,俨然“宇宙中心”的气象。

我们吃完烤腰子,站起身来要走时,老板送我们到餐厅门口,一脸落寞。

今年本来有点犹豫是否还到那家串吧...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1日 15:25

《大投行家》番外六 ——《餐馆奇遇(2)——两个人上餐馆》

《大投行家》番外六 ——《餐馆奇遇(2)——两个人上餐馆》

《大投行家》番外六:餐馆奇遇

 

 

二个人上餐馆

你知道纽约有多少家中餐馆?

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应该比必胜客、麦当劳和赛百味加起来还多。

他们有着类似的装潢,类似的菜单,类似的炸饼干,类似的外卖袋,他们是纽约的“成都风味”、“沙县小吃”。

但琳达终于决定不和我吃中餐了。

在我们好了123天之后,这个自称“缅因州原住民”的白人女孩,向我提出抗议。

“中餐太不够档次了,我们应该找...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0日 17:18

《大投行家》番外六:餐馆奇遇(1)

《大投行家》番外六:餐馆奇遇(1) 《大投行家》番外六:餐馆奇遇(1)

一个人上餐馆

公司楼下的面馆,供应南北风味各色面食,味美价廉,我经常光临。

一天中午,我照常走进面馆,点了一份大宽拉面,看到面的卖相甚好,于是决定拿出手机拍一张,馋馋我的南渡香港吃面食不易的兄弟。

老板看到我在对着一碗面拍照,小心翼翼地走过来,问道,

“您是在美食评点网工作吗?”

“不是。”我抬起头,看到他紧张的表情,不禁失笑。

“那您有家人在美食评点网...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6日 23:37

我的诗歌《半岛夕照》——节选《城市的味道》

我的诗歌《半岛夕照》——节选《城市的味道》

我的诗歌《半岛夕照》——节选《城市的味道》

半岛夕照 [1]

 

黄昏穿过街道的那个黄昏,

我依稀还是年幼的我;

但是我奔跑啊,奔跑啊,

我的前方是

黄昏映照的左岸,

还是映照黄昏的右岸?

 

人生总有如此的时刻,

坐在广场的塑像裙下,

咖啡冷掉,小说却还没有读完,

抬起头,看到夕阳暖下来,

人来人往的街头,

应景似的静下来,

许愿。

 

老书店的伙计穿着入时,

达利的胡须,背带西裤...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4日 13:49

《大投行家》第十二章《漂流瓶》

《大投行家》第十二章《漂流瓶》 漂流瓶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屈原

 

 


 

中环有一大帮西服革履从头到脚精致之极的人,他们或在投行,或是律师,或做咨询,都是办公室顶层的白领。每天早晨从地铁熙熙攘攘走出的这群人,有很多标志能够让你快速地分析出他/她在这个办公室生态中的等级。

不,我说的当然不是看服装,180支的西服和150支的西服恐怕一般人肉眼也难以区分;

不,更不是看他们额头、眼角、脖子的皱...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7日 14:24

我的诗歌《哈瓦那·夜》——节选《城市的味道》

我的诗歌《哈瓦那·夜》——节选《城市的味道》

我的诗歌《哈瓦那·夜》——节选《城市的味道》

  哈瓦那·夜

 

敞篷车滑过空旷的街,

流星切开静谧的夜。

雪茄烫到了手指的尖,

我看到了你的人字拖鞋。

 

 

街上积水浸湿了军靴,

远遁的流星把灯拉谢。

苦到了舌尖我有些醉,

你的出现是我的狂欢节。

 

 

敞篷车停在欧雷力街,

夜深了鸽子都已安歇。

马蒂尼卷起我们的眼神,

海盗的朗姆酒好烈。

 

风...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5日 19:36

我的诗歌《一月一花》——摘自诗集《城市的味道》

我的诗歌《一月一花》——摘自诗集《城市的味道》  

 

一月一花

高尔基

 

也许经历过的很多坎坷,

都是主赐给我们的恩泽,

生命中有你,

是脚本中铺垫之后的段落。

 

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

我接过你的手,

有时候,恨不能倾尽一世温柔,

但告诉自己,一切美好慢慢走。

 

有你陪伴是生命的惊喜,

在那之前,有很多崎岖和孤寂,

于是我默默行进,

祈祷光亮的赐予。

 

后来遇见你,后来在一起,

有时候,因为爱,头会低得很低,

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