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关于乡村振兴的笔记(十二)乡村教育的数字化,百年树人

关于乡村振兴的笔记(十二)乡村教育的数字化,百年树人

关于乡村振兴的笔记(十一)网络上的乡村,让世界听到我们的脉搏

说在前面的话:

2021年我们同APEC中国工商理事会合作,共同推出了“中国数字经济产业示范样本”,并出版了书籍《数字上的中国》。我个人承担的章节是有关乡村振兴的部分。最精华的部分都在书里,不过在农村生活了两个多月,又走访了不少的田间地头,案例很丰富,在这里也做一个连载,和大家分享。

图书链接:https://item.jd.com/13040631.html

 

也想说一些类似结语的话:

研究乡村振兴,于我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一方面我自幼生在在城市,并未在农村生活过,绝对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秀才,宋应星当年第一次到田间地头,也指着累累稻谷说过“稻花分外香”的怪话,何谈斯我,但另一方面,我小学时参加希望工程,也得到过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的接见,对平权和普惠颇以为己任,所以消除贫困和乡村振兴这样的课题,我能参加,颇以为光荣。

 

我的家乡张家口市,虽有幸北京即将于几周后主办冬季奥运会,但450万人,3.7万平方公里,2020年1600亿元的GDP,6区10县曾经几乎都是国家级贫困县。有幸做这个课题,我凭着平时的关注,也算是私货,写了不少张家口脱困的案例。但我完全明白,脱贫攻坚战之苦,乡村振兴之难,绝非文字可形容。这座京西古城,除了崇礼从云际一冲而下的雪道,还有南北文化交流的见证——九朝长城和唯一以“门”命名的长城隘口大境门,还有京西第一府的宣化古城,还有从北京到库伦一路向北的清代和民国商道记忆,还有远古人类的遗址泥河湾,还有口蘑、熏肉、莜面和羊肉组成的豪华口菜…… 但属于我们这一代张家口人的使命,是如何继承和发扬这页岩一般的积淀,革故鼎新,斫轮解牛,海纳百川,集思广益,给当代和未来人们创造更好的生活。

 

我本不是研究干将,只是偶尔有灵光乍现的小聪明者,做这样一个课题,是希望能够引起更多有为和有识之士的关注,也来支持我们的工作,支持乡村振兴的工作,支持数字化的工作,支持中国更多像张家口这样城市的发展工作。

 

这也是我在真的很忙的公司事务之外,接下来这个课题并甘之如饴和战战兢兢地做完这个课题的初心。

 

关于乡村振兴的笔记(十二)乡村教育的数字化,百年树人

 

长期以来,农村地区,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因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落后,教育事业缺乏资源发展乏力,反过来制约了经济和社会发展。坚持“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则,保护公民宪法所赋予的受教育的权利,中国一直致力于发动举国之力,帮助贫困和落后地区发展教育事业。

 

创立于1989年的希望工程,由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儿童为目的,宗旨是建设希望小学,资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改善农村办学条件。30年来,全国希望工程已累计接受捐款150多亿元,援建小学2万余所,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590多万名——这项以“希望”命名、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重返校园为使命的社会公益事业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与希望工程同时期开展的“全国城乡小伙伴共同投入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活动,简称“手拉手活动”,也为过去30年中国的教育扶贫事业赋予深远影响。这项活动由中国少年报社、团中央全国少工委联合有关部门共同发起,引导少年儿童团结互助、共同进步。城市和农村少年儿童手拉手、富裕地区和贫困地区少年儿童手拉手、身体健康的和有残疾的少年儿童手拉手、各民族少年儿童手拉手,使不同环境、不同状况的少年儿童架起了沟通的桥梁。该活动在青少年当中影响很大,促进了城乡学生之间的交流,在青少年心中埋下了回报社会、普惠互利、拼搏进取的种子,意义重大。

 

通过30多年的艰苦努力,伴随着脱贫攻坚战的圆满完成,贫困和落后地区的教育事业得到了长足发展。2005年,我国政府开始在农村地区全面实施“两免一补”,并逐步向城市拓展,希望工程最初要让农村穷孩子读得起书的愿望完全实现。此后2007年,中国青基会对外宣布希望工程全面升级,将对学生的“救助”模式拓展为“救助——发展”模式,关注重点扩大至高中阶段的教育以及对学生更长时期能力的培养。这标志着希望工程进入新的历史阶段。乡村教育事业的发展,也将向着更高的追求迈进。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明确强调,把农村教育事业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互联网+教育”推进乡村学校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优化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

 

2021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推进教育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构建高质量教育支撑体系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到2025年,基本形成结构优化、集约高效、安全可靠的教育新型基础设施体系。其中特别提到,“通过卫星电视、宽带网络和宽带卫星为农村薄弱学校和教学点输送优质资源,促进教育公平”,以及“通过现有资金渠道加强对薄弱环节和贫困地区的倾斜支持,缩小区域、城乡、校际差距。优化金融服务,支持教育新基建。”

 

教育新基建对于整个国家意义重大,特别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随着防疫抗疫和复工复产的工作展开,如何建立线上教育布局,完善同线下教学的完美互补,成为全行业重点课题。一方面,建立教育专网,按需扩大学校出口带宽,实现中小学固定宽带网络万兆到县、千兆到校、百兆到班,并深入推进IPv6等新一代网络技术的规模部署和应用;另一方面,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开发数字教育资源,支持国家电视空中课堂、职业教育专业教学资源库、高等学校线上一流课程、网络思政课程建设等;此外也提到了“智慧校园”建设,支持有条件的学校利用信息技术升级教学设施、科研设施和公共设施,发展网络条件下个性化的教与学,建设科研协同平台等。

 

这些领域本身也在同步推着乡村教育事业的数字化建设往前走,供给侧存在种种先进的技术,可供乡村学校使用,而需求侧也能看到,防疫抗疫的需求,留守儿童的问题,乡村教师资源稀缺的问题,都再倒逼改革,倒逼教育新基建以较之以前和城镇更同步的速度在推进。

 

首先,数字乡村建设本身为乡村教育新基建提供了经济和物质基础。通过加快乡村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培育乡村新产业新业态,推动乡村经济高质量发展,为乡村教育振兴提供充足物质保障。

 

其次,乡村教育新基建有助于解决乡村教育力量不足的问题。通过采用数字化技术,发展乡村数字化生产力,增强对优质人力资本的吸引,为乡村教育振兴的稳定长效提供人才保障。

 

第三,乡村教育新基建能够连同农村学校和外界的联系,借助线上教学等方式,将国内外优秀教育课程引进农村,帮助农村学校提升教学质量,丰富教学内容。

 

第四,数字乡村有助于乡村教育新基建事业引入更多社会资本和战略资源,引入成熟的产业经验和人才,实现乡村教育的跨越式发展。

 

在这个角度上,乡村教育新基建本身,也是数字乡村重要的组成部分,且能够对促进数字乡村建设有重要的长期价值。

 

一方面,乡村教育新基建紧密贴合基层乡村治理建设、智慧农业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通过引入先进的教育资源,帮助乡村完成移风易俗,改善基层治理,提升产业技术以及促进对外交流等。

 

另一方面,乡村教育新基建有助于加强乡村数字化人才的培养。随着教育水平的提升,以及数字化技术在教育课程中的应用,年轻一代对数字技术天然不陌生,具备应用数字技术的技能,具备应用数字技术进行产业创新的意识,形成乡村数字化建设的长远内源性动力。

 

随着产业资源和社会资本对乡村振兴事业理解的加深,也会有不少机构涌入这个市场,寻找自身定位适当的发展基于,谋求差异化发展之路,特别是在涉农的职业教育、青少年非学科教育等领域,有不少案例颇有新意。

 

丰农控股旗下农民职业教育服务平台天天学农自2017年成立以来,在互联网农民职业教育领域跻身第一梯队。平台合作农业专家超过1500名,开发课程超5万节,内容涉及品种选择、栽培管理、病虫害防治、营养施肥、采收清园等,涵盖20多种热门作物。农民通过天天学农app、小程序、公众号可以随时随地学习农业课程,目前天天学农平台覆盖地级市超230个、累计服务500万农业人群。

 

天天学农已搭建了国内最大的农业知识类新媒体矩阵,是首个入驻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的民营企业,为平台提供专业的农业课程,并入驻央视频、头条、抖音、快手等多家媒体平台,让农户可以在各个平台学习到所需的农业课程。

 

2021年3月,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发起成立的广东精勤农民网络培训学院正式上线,为广东百万农民朋友带来特色农业课程,涵盖农作物种植、畜牧养殖、水产养殖、农资植保、农产品加工、品牌营销、经营管理、乡村振兴等8大类。 广东精农网院上线3个半月以来,课程上线数量已超过3000节,课程总时长超过35000分钟,注册人数突破40万人,农户平均在线学习时长3.5小时。在广东省农村掀起了学习热潮,并涌现出一大批广东精农网院的学习先锋。

 

近年来在城市里逐渐火爆的“STEAM教育”理念和服务也开始在农村地区进行推广。所谓STEAM课程,是指由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数学(Mathematics)等学科共同构成的跨学科课程。该课程强调对人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综合能力的培养。按照教育课程分类,STEAM课程包括机器人教育、编程教育、创客教育、科学实验、科学盒子、艺术教育等等类型。

 

大部分乡村小学,目前谈及STEAM课程仍然力有不逮,因为既缺乏有教学经验的教室,也缺乏相应的设备。但最近出现的动态在于,不少科技公司和教育公司开始布局农村教育市场,原因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大城市的STEAM教育竞争激烈,农村教育市场相对空白,反而对后发者仍然是“蓝海”,大有可为;

 

二是STEAM教育往往可以通过电教室远程上课,不受距离限制,这样同其他很多非学科教育的课程相比更有优势;

 

三是重要的原因在于,国家真金白银的投入,在推进乡村教育新基建的过程中,随着教育专网、智慧校园等系统的建设,农村学校也初步具备了远程学习STEAM课程的硬件条件;

 

四是教育系统在科技等领域全国范围内召开的大赛,激励了农村学校对科学相关教育更加重视和发力。

 

而且在具体实践中发现,STEAM课程中涉及观察自然、动手实验等课程,在农村会有更便利的条件进行开展,更容易获得学生的欢迎。

 

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是,包括大疆无人机、立乐教育等STEAM教育提供商,都通过不同角度切入农村STEAM教育这个赛道。不过市场仍然相对偏早,需要做出较大的前期投入。2021年百胜中国正式启动的“数字化课堂”公益项目,即是和立乐教育、中国扶贫基金会一道通过两年的试点,论证可行的一项工作,旨在通过电脑捐赠与编程课培训相结合,培育乡村学校编程师资力量,从而使乡村儿童获得持续的编程教育与指导,拥有更全面的成长机会。

 

 

当年摄影师解海龙镜头下的大眼睛女孩,成为了希望工程的形象照片,她的凝视更成为了激励越来越多人投身希望工程和农村教育事业的初心和动力。

 

如今全国扶贫攻坚战取得胜利,中国进入“共同富裕”和“乡村振兴”的历史新阶段,如何将65.5亿亩的农村集体土地都建设为美丽乡村,如何将占全国国民生产总值7.65%的农业都发展为现代农业,如何将占全国总人口36.11%的五亿农村常住人口都培养为新时代农民,这个问题关乎人民福祉,关乎民族复兴,关乎人类共同命运,也是考验我们民族、国家和制度的试金石。

 

在数字化和智能化进程推进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历史大背景下,数字经济赋能乡村振兴,也是历史的大势所趋和应有之义。

 

投身人民事业的英雄灿若群星,正在缀满历史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参考文献:

1. 齐良书:《发展经济学》,中国发展出版社,2002年出版;

2. Theodore William Schultz, Transforming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4;

3. 叶桐 等:《工业讲义:工业文明与工程文化》,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9年出版;

4. 叶桐、卢达溶:《实体经济导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5. 陈章武、刘玲玲、徐瑜青:《甘肃行:2005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甘肃农村社会调查文集》,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

6. GAO Erji, Management of Pension Funds for Landless Peasants in China, Asia Association for Global Studies’2007 Seminar;

7. 高尔基、陈秉正、王君,《浅议城市化进程带来的社会养老保险缺口管理》,载《云南农业大学学报》第21卷第3A期,2006年6月;

8. 穆罕默德·尤努斯 著;陈文 等 译, 《普惠金融改变世界》,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年出版;

9. 狄多华:《发现新疆》,中国旅游出版社,2020年出版;

10. 梁莹菲、张芮雪:《未来农业照进现实》,载《财新周刊》2020年第42期;

11. 黄姝伦:《农业大数据革命》,载《财新周刊》2017年第6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