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终于还是忘了和你共唱的歌

终于还是忘了和你共唱的歌

 
三里屯的灯红酒绿
是一首流动的歌谣;
某个音节捕捉到我的耳朵,
于是脚步停顿在街角。
 
十五年前的CEO歌房,
每周末young banker都会报到。
铜锣湾红男绿女走一遭,
看完戏转场把青春拥抱。
 
领带松到第三个纽扣,
骰钟、杯盏、麦克风,不要溜号。
麦霸、唱将和歌神,
从富士山下到离歌之前不要醉倒。
 
你是我从园子打包来的兄弟,
卧谈从五道口开到天涯海角。
每周发召集令的两杆老枪,
手机里存了满屏寂寞的北佬。
 
聚会,是漂泊人的笙箫,
乡音,就去嘶吼的节奏里寻找。
不要纠结于芝华士和麦卡伦,
看谁静夜里灵魂深处一声长啸。
 
谁曾围着麦嘶吼三万英尺,
大汗淋漓里一浪赛一浪高。
或有时角落里浅吟低唱,
千里之外的是此身客座的海岛。
 
零乱的时代广场抛下了时代,
披着晨曦歪斜丈量英皇道。
时醒时醉时醒时醉有如淬炼,
七尺血肉渐坚硬如剑如刀。
 
南来北往的梦中白马,
使徒识途如琢磨如祈祷。
万花筒看透世事的变迁,
你我都各择一城温柔终老。
 
终于还是忘了和你共唱的歌,
直到今天路过太古里的街角。
想打个电话却无事由提起,
却只道给你怀里的宝问声好。
 
终于还是忘了和你共唱的歌,
但我们还是我们,我知道。
只留一壶清酒伫立灯下,
斜影婆娑,不多不少。
 
青春如海潮,
生命喧嚣,
更是一场独钓。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