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手游女皇》渔歌子 第十节

《手游女皇》渔歌子 第十节

​今天是第一章的最后一节,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
 

你们要多给我留言啊!你们的留言会主宰人物的命运。
 

 

 

孙丽和鱼歌一口气聊了一整天,聊到太阳西斜,两人才聊完。

宁彩出门前,跟鱼歌又轻声说,“当年你要去新加坡,我以为你要退出职场,还弄得有点不愉快。希望你不要介意。但我盼你过得好,希望你理解。现在形势复杂,你要坚强起来,把握好自己的命运。我也找过郭总那里,他说,全凭你自己的想法,他都支持。”

看鱼歌沉默不语,宁彩说,“等你都想清楚,你要去找他谈谈。你去他办公室找他,他过来也不方便,他现在见人蛮谨慎的。”

孙丽一边收拾文件,一边抬起头,跟鱼歌说,“对了,鱼总,你的手机最近几天一直没开。红苕这段时间在瑞典,她一直联系不上你很着急,跟我说起过。”

鱼歌谢过宁彩和孙丽,把他们送出大门,自己独自坐在门口的廊下,眼前是一片孤寂的枯山水,银白的沙在夕阳里红得像血。

她想了很久,眼睛里仿佛面对着一片古战场,尸体歪歪斜斜地铺满荒野,战俘被推进深深的坑里,哀鸿遍野,旌旗残破。

她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古的东西涌上来,喉咙紧紧地往上走。一个声音从地里钻出来,一步一步迈向她的耳朵:

不能败,不能败,不能败。

破天荒地,她站起身,穿好衣服,去会所游了泳。

会所的安全员,两年多没见她,想必也听说了罗笙的事,猛的看到她,不知怎么打招呼,瞪着眼点点头。

她也点点头,努力地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笑得很不自然,便不纠缠。

她深吸一口气,扎了一个猛子,贴着池底一路潜泳,一口气游到对岸,到岸一翻身,回身继续潜泳。

仿佛水下是另一个世界,被这里暖暖地包裹着,才有安全感。

划臂,伸腿,划臂,伸腿,划臂,伸腿,划臂,伸腿……

她在濒临窒息的那一刹那,睁开眼,看到泳池底部映照出顶灯的光影,在水波荡漾中,闪闪烁烁,一格一格的光影,仿佛河图洛书,那最古老的幻方。

她猛的探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涌入她的鼻腔和肺,她剧烈地咳嗽,咳到流出眼泪,血涌上脑门,耳朵听到心跳。

她翻转身,漂在水面上,时而双腿打打水,跟着水势,放松身体。

她想起来,当年从东升大学出来,她带着罗笙混进自己的学校,那天百年大讲堂里放映的恰巧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她看到盖茨比在游泳池里漂着的镜头,叹了口气,罗笙也叹了口气。

走出校园的时候,罗笙幽幽地说,“原来人背对水面倒下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在离他而去啊。”

那天听完这句话,鱼歌抱住罗笙说,“我就是你的世界啊,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她对着自己絮絮叨叨地打着气,不会离开,不会离开,不会离开。

游完泳,她透透彻彻地洗了个澡,又在会所做了头发,在镜子里看到熟悉的自己,方才满意地回家睡觉。

她想好了,想的非常明白,想的非常坚定。

在罗笙的世界里,她笃定扎根,永不离开。

她要做这个世界里的王者,以罗笙之名。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