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手游女皇》孔雀 第八-九节

《手游女皇》孔雀 第八-九节

豆蔻的演播室,就在寸土寸金的国贸商圈,鱼歌怎么也没想到。

离开北京这两年,北京的地价就像坐了飞机一样起飞了;而且楼房还展现了吉芬品一类的特点,价格越高,需求越大。国贸一带的高楼也如雨后春笋一般盖起来。

群楼环绕之中,有一片难得的城市绿带,团团簇簇的低矮绿植,围绕着一片商住两用的小区,豆蔻就在这里办公。

鱼歌来做节目时,对化妆衣着都花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心思,她穿了一身白色长裙,上身是插肩袖有千鸟暗纹,发带、腰带和腕花都是紫色点缀,整体效果更加端庄,是广州的无用工作室当年给她设计的一款衣服。当年是想自己年纪轻,用些厚重的服装帮自己镇镇场子。

她看到豆蔻上身是香奈儿淡粉经典款西装,下身白色一步裙,不功不过。暗忖两个美女上节目,虽免不了争奇斗艳,但豆蔻也一定考虑到自己现在的状态,衣服肯定是缟素为主,所以做了配合。鱼歌不免心里对豆蔻,暗生赞许。

大家对镜头都不陌生,所以很快就自然地聊的火热。豆蔻并没有傻乎乎地祝贺鱼歌当选建文互娱的CEO,而是更加自然地提到,建文互娱任命了鱼歌之后,市场都有很多不同的声音,Gameview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媒体,对建文互娱一直保持关注,因此邀请鱼歌来讲讲未来的思路。

豆蔻也没有提鱼歌当年的选秀经历,却从大鱼工作室的几款游戏产品讲起,她很善于给人喂话题,搭台阶,因此鱼歌谈的也非常起兴。她们提到了当年鱼歌和红苕的合作,提到了开发《木兰》这样一款女性崛起的游戏,甚至鱼歌自己还提起,当年是因为自己的一首rap《木兰》,在社交媒体引爆讨论之后,粉丝掀起了“古有木兰今有我”这样的话题,因此她和红苕发现了这个机会,于是套用了一款成熟的游戏引擎,快速在市场上推出,并在游戏中隐藏了大量惊喜,在短时间内形成爆品的经历。

鱼歌聊那段经历时,神采飞扬,她讲起了很多她和粉丝紧密互动的故事,豆蔻也频频颔首。

豆蔻也不失技巧地把话题转到今天的建文互娱,鱼歌注意到她,非常小心地没有提及罗笙,但是也问到了她龙兴、大鱼和佛爷三个工作室的分工合作,鱼歌讲到这里,下定决心,还主动提到了罗笙的事故。

她提到罗笙的不幸遭遇时,垂眉低首,让人我见犹怜;又提到罗笙的梦想,提到他和她对游戏共同的热爱,眼光里充满激情的光亮;最后她表示,要继承罗笙的梦想,把建文互娱的事业做好。

豆蔻当然理解她的节奏,还给她适时递去纸巾。但到最后,豆蔻还是问了两个大家比较期待的问题:“你和苏少的分工如何,对《Fresh Life》游戏的收购是否还要继续完成?”

问题虽然尖锐,可鱼歌肯定都有所准备,“苏总是公司的肱股之士,近几年配合罗笙工作非常紧密,我们团队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充分沟通和交流,苏总会配合好我的工作,特别是有关游戏产品开发侧的工作。至于《Fresh Life》,对他们的收购,是罗笙的遗愿,我们肯定会克服困难,做好这个项目。”

两个多小时的节目录制,两个人像太极推手一样,来来回回,打的小心翼翼,却也漂漂亮亮。直到导演喊了“卡”,看到豆蔻的表情松懈下来,鱼歌也才稍事放松。

豆蔻冲鱼歌笑笑,“感谢鱼总的时间,如果还方便,请你喝杯咖啡吧。”鱼歌也笑笑,“求之不得。”

坐在豆蔻的办公室,鱼歌上下打量豆蔻座位背后书架上的陈列,豆蔻看她的目光游移,于是笑道,“也是巧了,最近有好几个朋友找我,说是《Fresh Life》这事要我帮忙。对这个项目,我其实还有个疑问。”

看着鱼歌关注的目光,豆蔻笑道,“虽然来找我的人多,但貌似本主并没有意思找我帮忙,那是不是说明这个项目,其实没什么障碍了?”

鱼歌听完,也能听出话里话外的意思,也笑道,“今天早上,苏少自己给我提交了一个项目,说是和FreshEye要合作一款新游戏,叫《星河之恋》。你说这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不过——”

她也没等豆蔻问,便接着说,“我当然支持了,有什么可不支持呢。何况FreshEye给的条件那么优厚。”

豆蔻也笑了,“那就好。我还好奇呢,这个收购,商务部要求文化部会签,这建文互娱一直没来找过文化部,部里领导还问这事做不做了呢。”

鱼歌听到这句,使劲看了看豆蔻。


豆蔻看鱼歌眼神里充满狐疑,她莞尔一笑,“建文互娱的事情,我还是非常上心的。明里暗里,我帮了不少忙,当然,我也不准备邀功。”

“那得感谢师姐了,”鱼歌点点头,“FreshEye和您合作这款游戏的主意,出得很好,苏少内部一改阴奉阳违的态度,变得可积极了。”

豆蔻微微颔首,“那个Fred,你们不要小看,他是个老中国通,这样的外国人,虽然和咱们这些年轻一代看上去不熟悉,但他们对中国的人情世故,一点不比咱们差,而且他们都手眼通天的。”

看到豆蔻手指稍微往上指了指,鱼歌乐了,“当然当然,罗笙本身对这个项目是支持的,大鱼工作室也是一直在推这个事情,我当然是全力促成。特别是以后和师姐还有《星河之恋》的合作,以后打交道的日子还多的是。”

豆蔻摇摇头,“我为了你们这个事情,也问过文化部的朋友。他们已经知道你们的项目,我建议你们早点找他们沟通。文化部对海外并购的态度,还是很清楚的,主要看你们能不能把故事讲清楚。有必要的话,我可以介绍你们去上门求教。”

鱼歌正要感谢,豆蔻又说,“另外,我猜你们的现金会有问题,反正上市公司,数据都公开透明,虽然你们账上的现金还算充沛,但最近一个月股市很差,你们连着三天跌停板,市场上都传,你们的钱,收购了《Fresh Life》,就得裁某个工作室的预算。反正拆东墙,补西墙。这个事,你想过吗?”

也不等鱼歌回答,豆蔻继续说,“你这是新科CEO,代夫出征,市场里散户和机构都势利得很,再往下跌几天,你们股东就会不乐意,到时候公司里的钱,只怕就只能留着清算,不能拿来干事了。”

鱼歌惦记着孙丽跟她说过的话,对此也毫不陌生,反过来将了豆蔻一句,“这事还正在琢磨呢,不知师姐有什么好主意。”

豆蔻笑笑,“原本这不该我瞎操心的,你们的阵容那么强大,何况公司大股东还是建州文投这样的大机构。不过我想‘牛市比嚣张,熊市睡谷仓’,钱还是抓在手里,比较牢靠。但我也不是说这交易不做,不如借人的钱做,还来得更有效率。”

鱼歌立刻想起董事会当日谭墨的表态,她点点头,“也是,师姐说的正是。我们的股东,都怕我们不做这个项目,想是和我们一起做,留个对赌条款,未来几年再注进来。”

豆蔻笑笑,“只要你们自己对这个项目的收益有信心,这个事情当然就可以做做看。欠股东的钱,等于是利益上的更强绑定,算的仔细点,应该还是划算的。”

鱼歌点头,“的确,何况FreshEye还送了一个大礼给咱们,他们研发的这个《星河之恋》,他们出研发,我们负责运维,师姐的IP也得到了变现,我们不需要出MG(保底预付),一举多得。”

豆蔻笑笑,“Fred反正就是职业经理人,他追求的无非就是能帮总部在北京把事趟平罢了,我相信公司给他的底牌,比这个还多。我回头跟他再要要,哈哈。”

“那就多有赖师姐了,”鱼歌暗忖这个女人手腕真辣,却想起一件旧事,于是便问道,“说起来,师姐其实也是我们建文互娱的大客户呢。”

豆蔻丝毫没有掩饰,“也是啊,我的IP公司‘东西区旧事’,有很多故事都被你们改编成了游戏,不过那也有多年了。”

鱼歌点点头,“是啊,但是师姐的IP真是长盛不衰,到现在每年的分成也还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豆蔻哂笑道,“这就是逗我玩了,跟买流量的钱比起来,我们这种笔杆子的钱才能有多少。”

鱼歌笑了,“师姐如果愿意,我可以劝说股东们,对您的‘东西区旧事’做个投资。”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