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如果连北大满哥都没法维权

如果连北大满哥都没法维权

如果连北大满哥都没法维权

 

奥迪的广告公司,在小满这天捅了篓子,找天王刘德华代言本是强强联合的好事,可好死不死文案一字不漏抄的抖音大V北大满哥几年前的文案,还照抄了北大满哥原创的诗。

 

https://yun.ccxe.com.cn/entities/companies/20011457563

 

北大满哥也第一时间回应,不少网友指这首诗是蔡襄原创,又有网友指出,蔡襄只创作了第一句,后三句北大满哥补上的。

 

北大满哥在抖音坐拥近400万粉丝,遇到这样的问题,好在还有粉丝给其支援的,不至于太过孤掌难鸣,但即使如此,奥迪和刘德华,到现在,也并未做出任何回应。

 

可以想见,如果是平平常常人,没什么粉丝,就一个创意等身的话,还怎么维权?恐怕维权的话,连传出去,都传不出去。

 

其实无独有偶,最近洗脑视频“我是云南的”,火遍网络。各地网友都纷纷响应,现在“我是xx的”,已经迅速扩展全国,乃至如果某地没有人这样演一遍,还显得挺失落。

 

但这首歌其实真正的原创是2020年另外一个胖乎乎的傈僳族小伙子,视频也还能找到。但关心的人有几个呢?恐怕原创的视频,也会越来越难找到了,因为相关话题的水量太大了。

 

大家只会感慨一句,“原来欧巴不只是大哥,还可以是青蛙啊”。半个月后,就一如既往地各忙各的事情。

 

芸芸网友不关心谁是真正的原创,也就罢了;连怒江地区外宣部门,也只找来洗脑版本的小伙子来宣传怒江,而懒得找真正原创的版本,我们对知识产权的忽视,也就可见一斑了。

 

其实在流量时代,一个创意带来的所有财富,大比例归功于流量,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对真正原创的人,连提前知会一声,“@”一下,有活动拉出来一起见见人,都懒得做,那真的是,连最基本的尊重也不给了。

 

昨天财新网有一条新闻,人人纷纷感慨“爷青回”。

《周杰伦“刷屏”“霸榜”的背后,华语乐坛的新歌怎么了?|爱乐》

https://mini.caixin.com/2022-02-02/101837236.html

财新发现,热榜新歌最近几年,出现了几个突出的特点:流行周期显著变短、歌曲时长较短、歌词简单等特点。

 

热榜新歌特点变更的同时,是流行乐坛力作雪崩的现实。毕竟,连如今“霸榜”的周杰伦,也已经五六年没发新专辑了。

这很正常啊!打开一首歌的利益分配看看,词作者、曲作者能拿到多少钱?如果他们不能靠这行养活自己,他们为什么还会在这里撑着?

 

如果我们纵容这些创意机构如此高傲冷漠地对待原创人群,未来等待我们的只有可能是内容领域越来越枯竭的现实问题。

 

“花未全开月未圆,半山微醉尽余欢。

何须多虑盈亏事,终归小满胜完全。”

 

诗是真的好,事是真的没劲。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