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财新智库 | 五大关键词支撑智慧企业转型之旅

财新智库 | 五大关键词支撑智慧企业转型之旅

 

我们通常把“ABCD”技术(即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和大数据)统称为数字技术,由数字技术驱动的经济现象称为数字经济。

 

财新智库在过去四年间研究数字经济发展趋势的过程中,一直在研究“ABCD”四个核心数字技术,涉及四个主线问题:一个微观问题,数字技术如何重构一家企业的经营、研发、战略及创新流程?一个宏观问题,数字经济同实体经济协同发展依照何种经济规律和政策诉求?一个主观问题,企业做出数字技术转型的驱动力、决策流程和转型过程如何?一个客观问题,哪些企业能够转型成功,转型成功能否提炼出普适的方法论?

 

非常默契的是,最近有一份研究报告,基于大量实务案例的总结,结合相当前瞻的分析,对以上四个问题做了非常完备和透彻的分析,颇可作为企业界思考数字经济的参考。

 

这份名为《共创共赢,聚智前行,中国智慧企业转型升级蓝图》的报告,是IBM商业价值研究院(IBV)最近针对后疫情时代数字化重塑中存在的关键问题推出的报告,报告有几个亮点,值得关注:首先调研很有覆盖度,对十三个行业、六个企业高管层角色进行了调研,调研范围覆盖了近300各行业的客户,整合了北、上、广、深四地联动创新营活动的客户见解;其次数据分析和案例分析详实,因为调研的覆盖度足够,因此分析智慧企业转型过程中,有大量的数据分析作证论述,也有各行业成功案例充实论述,给读者参考;再次着重解决“How”的问题,报告提出了智慧企业升级转型蓝图,从业务和运营的具体需求,到数字技术的落地方案,到执行转型战略的要点,都有非常落地的建议。

 

围绕“智慧企业”这样一个数字经济时代企业转型的方向感和关键词,报告中反复出现的几个关键词,有如龙骨,承担巨制,颇有深意。

 

“平台”是企业争相购票的巨舟

 

根据报告中最新调研的结果,中国企业参与平台模式和生态系统的热情持续高涨。当被问及2022年的计划时,94%的中国高管希望积极参与平台模式,78%希望积极参与生态系统,而201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只有55%和18%。

 

从数字中我们能看到趋势性飞升,但更能看到团体性焦虑。互联网时代企业就开始明白,要做平台,要做生态,但抢夺流量平台的战争是符合马太效应的,强者恒强,赢家通吃;智能企业时代,如果大家都做生态,都做平台,应该怎么做呢?

 

非常庆幸的是,报告非常及时地给出了答案。就我个人的解读,智能企业时代的平台和互联网时代大有不同,平台思维应当从“流量高地”转变为“数据高地”。

 

而数据资产本身存在着一些特殊属性,如不断递增的边际效用和趋于零或一个较小的固定值的边际成本,这些都决定了营造可信任的数据共享生态并因之而创造价值,是智慧企业区别于以往的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也如此,领先企业的特征即他们能够综合运用和信任数据。通过在生态系统内的企业之间共享数据,领先者已经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创造全新价值。根据统计,来自大中华区64%的“火炬手”企业主动在合作伙伴网络中共享数据。

 

同时我们源自产业观察的结论也能佐证这一趋势。过去几年不少传统产业巨头,一直致力于打造堪与互联网公司媲美的平台,尤其是兼具技术和财力的金融机构,他们在互联网平台建设上不遗余力。但从最近一两年的趋势看,“平台战争”在“流量战役”上已经接近收官,主要的参与者,特别是金融机构们,已经开始将战略重心从流量获客转移到数据资源的挖掘上,其中不乏成功案例。

 

换言之,未来的平台,强者恒强,但并不是赢家通吃,平台之间将会呈现出更多竞合而非零和的关系。

 

“体验”正在成为业务的新重心

 

在2018年IBM的CEO调研中,65%的受访CEO表示,总体业务格局的重心正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体验为中心”转变。

 

这里的“体验”意味着全方位的企业体验,包括但不限于营造高品质的客户体验、高自驱的员工体验、高信任的生态系统体验等。

 

报告对于这个关键词的描述,意料之内的是基于非常详实的管理学经验,打通了内在逻辑,但同时更重要的是并不流于形而上的描述,而是和数字化趋势紧密地结合起来。

 

企业体验这个话题的形成和提出,有几个重要的社会背景和产业背景:

 

一者是从社会和人口学的角度,新一世代本身对个人体验的重视程度显著提高,而随着体验者身份的不同,这个体验要求可能是作为客户的体验,更可能是作为员工的体验,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此为需求端;

 

二者是为体验提供支持的工具不断丰富,数字技术的赋能将产品带给客户的体验变得更即时和丰富,也为员工更智能地进行业务运营创造了可能,此为供给端;

 

三者是数字经济发展本身,将企业所在的数据生态变得更复杂和强大,其支撑人们体验的重要性也随之凸显,从而使未来数据生态本身流程上的体验也变得更重要。

 

所以报告里的体验,有更大的包容度,也有更强的前瞻性。有因更广泛的人参与进来而加强的体验,也有因支撑以上体验而建立起来的数字经济本身需要的体验。

 

这一点其实以财新这样的内容生产机构为例,都有很好的印证作用。在一个内容生态里,内容生产方、平台方、阅读者乃至因阅读行为而对商业行为产生的参考价值,都在一个app里完成了打通。随着生态变得更加层次丰富和诉求复杂,各方参与者的体验均成为生态存亡的关键。以此为基础倒逼传统产业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等新型手段来提升体验,成为必然。财新也在这个方向上做了非常多有益和有趣的探索。

 

智能工作流背后的“数据”平衡

 

智能工作流未来将是企业智能运营和创新的基础单元。但首先要理清一个概念,即智能工作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职能流程,而是对技术和数据的运用之道。在我理解,其最突出的特点是边缘的模糊化。智能工作流的外延,随着未来技术革新,数据指数级增长,也会随之扩展,其根本目的是创造价值。

 

可以把智能工作流想象成一个“数字化职业经理人”,它洞悉企业内外部的关键数据,判断何时该使用何种数据,再基于对数据的判断分析,辅助决策者一锤定音。

 

智能工作流可以统筹全局,也可以再造一个领域,其意义尤其体现在体量庞大的企业中。报告中举了中海油审计流程再造的例子:IBM协助其部署的智慧审计大数据平台实现审计管理线上自动化、整改自动追踪、资源系统整合,在节省审计时间、提高审计效率、业务领域覆盖率上效果显著。传统模式下几个月的稽查工作被缩短到几周, 这对上万亿资产的企业来说,价值非同小可。

 

但我认为,企业也要思考几个关键问题,一是按需求发觉目前的数据价值洼地;二是对现有和正在快速演进的技术有充分了解;三是切勿图快、图大,从简单到复杂一步步进行;四是数据安全性。总之,智能工作流是趋势,但企业也要小步快跑,随时调整方向。

 

“架构”锻造前行必备的体魄

 

纵观企业数字化多年的历程,先行者们一个重要优势就是——超前思考,第一时间落地。云技术的成熟,让企业有更多选择,但也让企业在“旧时代”累积的文化、体系、架构、基础设施这些与企业共生的东西,或多或少成了负担。

 

以IBM为代表的一批在数字化进程中先行先试的企业,一直且必将在数字化进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即是运用了自己早已成熟的商业思考,来统筹技术问题。报告中明确指出,无论是平台、体验、智能工作流,传统固化的企业架构已然无法支撑。要改变运营管理架构,企业自身能有变革的决心非常重要,同时企业的架构必须随之更新。从外到内、从上至下的指导,和从下至上、从里到外的改变,对企业的转型设计是个极大的考验。

 

疫情进一步加速企业转型,不确定性让企业既需要创新,又需要速度,混合多云是当下最好的答案:它包括了多个私有云和公有云,让合适的业务落在合适的位置。同时,公私云分别通过优化,可以各自补足短板,强化优势。这也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进行云迁移,不惜工本和时间,去调整对接业务和数据,尽力在混合云的环境中实现架构开放灵活的原因。

 

根据IBV的调研,预计到2023年,中国企业平均将使用12.5个云。近70%的受访中国企业计划未来10年将全部数据迁移到云端。所有受访企业纷纷计划在三年内使用多混合云环境。看看,当你想改变,除了下定决心,全面“换装”也是个好办法。

 

“敏捷”是更接地气的答案

 

智慧企业的转型,是敏捷转型。

 

长江商学院的滕斌圣教授将智能商业时代的战略制定比喻为“巡航导弹”,即“先发射,在过程中不断获取洞见,进行调整,最后精准打击目标”。这大概是敏捷转型的最好比喻。

 

我们也走访过不少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过程中能够感受到数字化转型本身的重要性和复杂性。不少这些企业都表示,这个转型绝对需要一把手的推动,全公司上下以“再造一个自己”的魄力来全力配合,而且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对公司上下管理架构的影响非常深远,因此真的能完成“敏捷转型”,是综合了公司战略、商业环境、技术可行性乃至公司治理等诸多领域的全方位课题。

 

于我的理解中,数字转型、智能转型,对于大多数企业,不是不愿意,而是求不得;如何实现成功转型,有几个层次的困难,每一个都很难解决:

 

如何确定方向,传统企业自身未来成为何种智能企业,很难思考透彻,设计准确;

 

使用何种方法论,对数字技术本身的缺乏了解限制了传统企业选择合适的技术路线;

 

两层皮的贴合,智能转型和企业本身的经营活动往往难以结合,数字改造无法融入企业整体的发展中;

 

多方缺乏共识,智能转型往往未能事先获得所有相关方的支持,难以彻底贯彻下去。

 

“巡航导弹”的比喻,好就好在,告诉我们敏捷转型的精髓:

 

必须具有大局观,转型必须是立足生态,最大范围的相关方第一时间达成共识,而且要和公司的终极战略和主营业务紧密结合;能够快速响应,通过确定小目标来结合具体情况解决具体问题,积累洞见,灵活调整,用成功来推动成功;智能转型是根本问题,因此无论多少小目标的达成,最终要实现整个企业创新的智能化,企业要因转型而改头换面,而不能仅是穿新衣裳;企业的智能转型,需要外部智力支持,而且是从战略到业务到IT的多接口支持,且需要全流程各环节动态地支持。

 

五个关键词,不一定能囊括报告全部的精髓;但草蛇灰线里,我们的确能够理解到IBM这份报告对智慧企业转型很核心的理解,即智慧转型,发轫于战略诉求,结合于战略转型,还将重塑创新战略本身。回到开文时我们经常问自己的四个问题,大概会有这些解读供未来的实践参考:

 

关于微观问题,智慧企业和数字技术相辅相成,技术、战略、体验和创造相互成就,殊途同归;

 

关于宏观问题,打造智慧企业所需要的社会环境、产业生态和政策支持,都在日臻成熟和完善;

 

关于主观问题,智慧企业转型,需要绝对的共识,广泛的团结,灵活的调整,和明确的目标;

 

关于客观问题,智慧企业转型需要良好的行业生态,特别是充沛的第三方支持机构,协助企业完善转型。

 

毕竟再小的镇子,也不能只有一个理发匠吧。

 

企业应如何推动数字技术转型?转型成功能否提炼出普适方法论?下方的报告基于大量实务案例,针对后疫情时代数字化重塑中的关键问题做了前瞻而详尽的分析。

 

↓自取报告请点

击下方小程序↓

IBM前沿洞察共创共赢,聚智前行:中国智慧企业转型升级蓝图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