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一则有关智慧城市的科幻故事

一则有关智慧城市的科幻故事

确认过眼神

 

一、今世

地球,中国,成都,宽窄巷子,白夜酒吧。

2020年,一个普通周末,一个普通夏夜。

10002次听到林俊杰的《醉赤壁》时,漱阳的心潮还是不断地起伏。

这个30岁普通码农,每周末都会从双流的办公室专门来白夜酒吧,期待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甚至不惜甚至宁愿为之投入一生。

我相信爱情,我相信我的爱人,造化早已命定,辗转求而不得,也许她还在为我转世而来吧。

《醉赤壁》的旋律和歌词,一次又一次棒喝着漱阳,好似真命天女穿越轮回的步点,从寂静的远古走到繁华的今世。

向不明确对象的不可抑制的思念,有如潮水,涨涨落落地,在漱阳的生命里,不断敲打他生活的堤岸,以不易言说的酸碱度,打磨着他心灵世界的海岸线。

有时候,恨不能倾尽一世的温柔呵。

我准备好了,你在哪里呢?

新的一阙音乐开始了,欢快轻柔,仿佛夏夜里的凉风,蝉鸣都为之失色,空气里顿时弥漫起桃红色的光晕,伴着音乐晕染着酒吧里坐着的慵懒人群。

穿过音乐而来的,是一位且歌且舞的姑娘,白色的长裙映衬着月光,发带和裙裾有着黄葛兰的颜色和芳香。

嘴角眉间,尽显芳华;举手投足,都是风度。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月夜》杜甫

刚才的自怨自艾,是一团阴霾的气氛;

而姑娘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漱阳呆呆地看着姑娘,看着她一颦一笑,看着她载歌载舞,魂之凭虚御风,渺渺而坐忘今时今世。

不无羞愧地说,漱阳的脑海里,和这位姑娘,已然演绎完一辈子的牵手情缘,不,也许都不止一辈子,是生生世世世世代代的木石姻缘。

直到她消失在酒吧里,不知不觉地;漱阳也好似大梦方觉,如沐春风之余,便是无尽的空虚和饥渴。

爱情,不就是饮鸩止渴吗?

夜深露凉,宾客星散,是啊,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

漱阳站在白夜酒吧的门口,看到一页诗简,在门口的电子屏,静静地送客。

“我将怎样了望一朵蔷薇?

在它粉红色的眼睛里,

我是一粒沙,在我之上和

在我之下,岁月正在屠杀

人类的秩序”

——《女人》翟永明

漱阳突然感觉,这步迈出了酒吧,也许就会错过一辈子了。

人生,不怕过错,就怕错过。

漱阳抓住酒保,反复地问,中场歌舞的姑娘是谁。

“初音。”酒保奇怪地看着他,仿佛漱阳对初音这么感兴趣很不正常一样。

漱阳点点头,踉踉跄跄地往出走,嘴里不停重复着“初音”这个名字。

仿佛落水濒死之人,垂死挣扎,终于获救一样。

 

不期被爱情武装的男人,会以天地山河所有的角落为自己的战场,移山填海一样的倾尽全力,量子计算般的消耗脑洞,只为搜寻下一次的邂逅。

微信,微博,领英,Facebook,抖音,财新…… 网上没有答案;

宽窄巷子,锦里,九眼桥,望江楼,桐梓林,春熙路…… 线下也没有踪影。

当然,更多地,漱阳更加频繁地泡在白夜酒吧。漫不经心地听着南来北往的诗人,坐而论道,合纵连横,漱阳在人来人往中寻找着那不同寻常的颜色。

期待那个背影,在某一个街角。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背景音乐里仿佛真的有着一个倒计时,不断提醒漱阳,在没有找到姑娘的时间里,姑娘的人生很可能随时因为一个闯入者,就会以没有漱阳参与的方式走上另一条车道。

而这种焦急,煎熬着漱阳,令他分明感到自己在日渐形销骨立。

人生若无卿,与鬼何所似!

直到下一个周末的夏夜,漱阳在白夜酒吧,继续着百无聊赖的人生演绎时,那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

何止是熟悉的音乐,还有熟悉的颜色,熟悉的气味,以及——

熟悉的姑娘。

这也许只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距离上一次见面也不过一周时间,可我已经有一辈子的话,想跟你讲讲了。

漱阳站起来,向姑娘走去,看着她载歌载舞,自己也笨拙地跟着她音乐的节奏。

音乐越来越响,气息越来越浓,姑娘越来越近,漱阳也越来越紧张。

“你好,我叫漱阳。”为了这个时刻,这句话已经演练一亿遍了。

新的生活要开始了,新的纪元要开始了。

漱阳伸出手,想和姑娘握手认识的那一刹那,姑娘宛如没有看到漱阳一样不为所动。

随着两人越来越近,直至她的身影和漱阳完全重合。

这是什么情况?漱阳惊奇地发现,他穿过了姑娘的身体。

他回过头,能够看到姑娘在他的身后,和刚才一样在面对着他歌舞,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一刹那,漱阳分明地感受到姑娘的虚幻,虚幻如之前的真实,一样令人震惊。

她是谁?不,她是什么?

这时,漱阳听到一个声音,仿佛发自他的脑内。

“你好,我叫初音。”

“初音,你好。为什么你能穿过我?”

“我是虚拟人物,AR(加强现实)展示给你的。”

“所以你是一段程序?”

“……也许吧。但我能够感受到你喜欢我。”

“你知道我喜欢你?”

“我知道,其实我也喜欢你。”

 

自己喜欢的人是虚拟人物,这样的现实,想要接受,太不容易了。

漱阳埋头在床上好几天,这段单相思,他很想忘记,却又不舍忘记。

这段单相思的一周时间里,他分明感到自己成为了一个更好的自己,他分明感到爱情的力量给自己的洗礼,他不甘放弃那样的状态。

但这样的感情,会有结果吗?

漱阳在百度和Google上反复查询,人和虚拟人物结婚会怎么样,法律是否允许,等等。

他也在思考,人类和虚拟人物,怎么恋爱呢?我一直用心期待的那种感情,是不是可以加在初音身上呢?

其实,答案是可以。无时无刻的牵挂,喜怒哀乐的分享,以爱情为动力的努力提高,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其实这都是一方单独就可以做到的,只要你能坚持下去。所以,我对初音的爱,也许可以这么继续?

但,不不不,并不完全如此。这样的恋爱,和追星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爱她,是希望她能分享到我生命的时时刻刻,且她本身也能感知和享受这样的分享。地老天荒的爱情,应该是两人相互依偎,而不是人和虚拟人物的破壁同框。所以我和初音,注定人“物”殊途吗?

漱阳的心灵不断重现那一夜重逢的幸福感,而理智不断地帮他推演各种可能的情境,来为这段感情寻找最可能的兼容方案。

在大脑将要宕机的最后一秒,漱阳完全将要放弃时,找到了新的救命稻草。

也许,我应该变成一个AR投影仪?这样就可以长相厮守吧?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如果你是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热爱她,给她一片天地吧;

在这片天地里,只有我和你。

在这一刻,漱阳,顿悟了。

 

2025年,一个打通全市的智能城市管理系统——“蜀阳”上线了。

蜀阳连接着城市所有的智能设备,有条不紊地管理着整座城市。无论是无人驾驶的汽车,还是智能楼宇的电灯空调,还是居民家里的吸尘器,都在通过蜀阳系统,连接和协作。人类可以给蜀阳以任何指令,并得到相应的服务;同时蜀阳也会基于人类历史数据的积累,给人类不时提供各种建议,供人类选择并发出相应指令。他是无可质疑的“城市大脑”。

蜀阳的万能,不止于此。他能捕捉人类的情绪,做出合适的反馈。比如,在人意志消沉的时候,用AR技术给他呈现出他心仪的虚拟人物,予其振作的斗志。

这催生了新的媒体形式,一大批虚拟偶像,在蜀阳系统上,应运而生。

 

又一个普通的夏夜,白夜酒吧门口的台阶上,漱阳坐着,呆呆望着天上。

深邃的夜空里,一盏盏孔明灯,漂浮在云朵上,随着月色起起落落浮浮沉沉。

夜空里最亮的身影,是一个载歌载舞的姑娘,她踩着云层,映着月光,摆弄着灯影,弥漫着花香,漫天都是属于她的颜色和气息。

这是只属于漱阳的AR成像,旁人不可分享,漱阳也不愿言说,这幸福就这样静悄悄地缱绻着。

为了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倾尽所有开发了蜀阳系统,从此以后,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了。

漱阳,在此时此刻,愈发不在乎这身皮囊;他开发的系统,以及这个系统可以随时展示给他的初音,已然成为属于漱阳自己的真实世界。

这样一个系统,这样一个世界观,给每个人可以把握的幸福,随时随地;更重要地,给了初音,更广阔的世界,她可以在春熙路流连忘返,可以在华阳镇大饱口福,而这些脱离AR放映机而自由迁徙的幸福,是漱阳给她的。

这不就是真实的爱情吗?

而此时此刻,漱阳更相信,虚拟在系统里的,随时随地可以和初音长相思守的自己,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我终于和你在同一个世界了。

他,流下了眼泪;

她,也流下了眼泪。

 

 

二、来世

地球,中国,成都,宽窄巷子,白夜酒吧。

2120年,一个普通周末,一个普通夏夜。

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初茵,走向白夜酒吧时,一袭长裙,惊起一滩鸥鹭。

今晚,不经心的打扮,让她显得格外惊艳。黄葛花编成的头花、手链和裙裾,点缀着她的长裙,在温柔的暗夜里,晕出一道光。

看着娇小柔弱的文艺女青年打扮,但初茵其实是很优秀的人工智能人才。她大学毕业后刚刚加入了浣花溪公园旁边的产业园,那里是蜀阳城市大脑的中枢。

在都江堰长大,每天早晨都看着大河川流不息地在自己脚下分成两股,一股是如此的跌宕起伏,一股是如此的厚重浩荡。她经常好奇,自己的人生,面对有如古老堤坝的命运面前,会走向怎样的支流。

大学毕业,定居到成都这座城市时,感到既熟悉也陌生。相近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生活节奏,她一边努力适应,一边也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甜点”。

她的确感到自己很幸运,落脚这座城市之后,一切一切都过于顺利。寻找租房,没费周折就得到了最好房源的推荐,当天签约;工作遇到了最好的领导,关心下属,又给大家自己生活的空间;就连每天坐公交车上班,都从来没有等过公交车,她一走到车站,就一定会有公交车到站。

这一切,就好像有看不见的手,帮她摆平大大小小的障碍。

造化于我如此呵护,我也应当呵护生活。

幸运的初茵,对所有人都礼貌有加,工作生活付出格外的真心,因为她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今晚,她是不经意要来白夜酒吧吗?也许,但也不完全。

她不是个诗歌爱好者,只是昨晚她做了一个梦,梦太美,以至于让人舍不得忘掉。

她梦到在温柔的夏夜里,漫天飞舞着暖红色的孔明灯,而她穿着一袭白裙,也飞舞在天空中,飞舞在孔明灯的长河里。

那被空气拥抱托起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她好奇而紧张地低头向地面遥望,想看清楚自己脚下在哪里。

她能够看到脚下是宽窄巷子,自己去过几次;而在白夜酒吧的门口台阶上,坐着一个男子,她感到自己和她,有莫名其妙的联系。

梦里,她就能感觉到,地面的高高低低连绵起伏的屋脊和房顶,仿佛都是失色的背景;而那个男子,不断地在画面里被强调突出。仿佛……

仿佛,自己是他操纵的一款无人机。

然而也不是,那种联系,不是操纵,更准确地说,可能是关切。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关切,从他的目不转睛里,能感觉到那种关切。

“我正在看着你 看着你

目不转睛

你丢的爱正在看你 看你

等待你认领。”

——《目不转睛》王以太

一个画外音,告诉她:

初茵,这是爱情。

 

爱情?这就是爱情吗?

初茵惊醒了,看着微凉的月色,透过窗帘,浸润了卧室的空气。

也许,这就是爱情。

关于爱情,初茵没有仔细想过,也不曾奢望。

爱情,既不是卡门手里翻云覆雨的玩具,也不是才子佳人生死相许的寄托。

或许是瓜熟蒂落的一个时刻,无需等待,水到渠成?

初茵看着月色,突然想起了夏目漱石的那句话——

“今晚的月色真美。”

她突然感觉那个男子的关切,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感动。她的心门打开了,她突然很期待见到那个男子,无论他在哪里,于是她决定沿着梦去看看。

 

背对白夜酒吧的门口,初茵抬起头看着夜空,努力想像梦中男子的姿势一样,去揣测他看到的自己。

很安静的夏夜,很温柔的凉风,除了宽窄巷子的熙熙攘攘,这个世界,貌似没有别的什么。

初茵不禁自嘲地一笑,她想,梦还真的只是梦呢。

这时,音乐从遥远的夜空里响起,真的如梦境里一样,空气中粉红色的大雾蒸起来,弥漫在初茵的周身。

初茵抬起头,她看到,红色的孔明灯升起来了,也和梦境里一样,一样到连上升的进度,都伴着她的心跳,如此熨帖同步。

初茵低下头,她看着自己白色的长裙,黄葛花的裙裾,呵,这真的是和梦境一样啊,唯一的不同只是,我站在那个男子的位置,孤零零一个人。

众里寻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初茵想起了这句诗,我已经在灯火阑珊处了,你在哪里?

“初茵,初茵……”这时,她能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她。

从白夜酒吧的黑暗里,缓缓走出一个身影,就是那个梦中的男子。

他慢慢地,向初茵走来。

“初茵,今晚的夜色真美。”

“你是谁?”

“我叫蜀阳。”

“哈哈,你和我工作的公司同名。”

“那还真巧。”

 

那一晚蜀阳给初茵的印象很好,他友好而非常有节制,渊博但不卖弄,主动但不给人压力。两个人聊天的节奏很松弛,不知不觉就很晚了。蜀阳把初茵送到家楼下,摆了摆手道别,就消失在夜色里。

很不一样,蜀阳和别的男孩子很不一样。

初茵被激起了好奇心,她觉得这个男孩很有意思。

希望还能见到吧,她想。

而后的一周,就很有趣了。初茵发现,尽管是无意,她却经常看到蜀阳,经常不期而遇。

微信,微博,领英,Facebook,抖音,财新…… 都看过蜀阳的照片出现在广告里,可是一点击广告,网页却消失了。

宽窄巷子,锦里,九眼桥,望江楼,桐梓林,春熙路…… 初茵在公交车上路过这些地方,都看到过蜀阳在街对面某个地方,不过每一次她想向他打招呼时,又都觉得在街上大声叫喊,有悖自己淑女的风格。

生活中一次次的擦肩而过,就会催化某种秘密滋长的情愫。

小草破土而出,喷薄生长。

 

直到这种情愫,推动着初茵,再也不能忍受,而主动回到白夜酒吧。

也许,他还会在这里吧。

然而并没有。

她沿着白夜酒吧的外墙,一块灰砖一块灰砖地踱步,快走到街口的时候,又听到了熟悉的音乐。

她赶忙寻找着这音乐的主人,直到在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中间,找到了那个静静伫立的他。

熟悉的音乐,熟悉的颜色,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他。

她飞奔向前,却看到他不经意的后退。

直到——她,撞上了他,却并没有撞上他。

她穿过了他。

你是虚拟偶像?初茵惊讶地说到。

作为蜀阳系统的管理者,初茵当然非常熟悉虚拟偶像。只是他从来没有让她有虚拟身份的感受。不过细想起来,两个人也的确没有过身体接触,这次是第一次。

“是。”他低下头,“也不是。”

初茵满脸问号地看着他,为什么这么回答?她不理解。

“初茵,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

“我不是普通人,甚至也不是虚拟偶像,其实我是——”

“你是什么?”

“我其实就是你最熟悉的蜀阳系统。”蜀阳抬起头,“我是你每天都在工作打磨的蜀阳系统,所以其实每天我都能看到你,感知到你。”

初茵身体一震,现在想后退的,反而是她了。只是突然天空中飘起来好多好多的孔明灯,人潮突然聚集在自己的身前身后,都在抬头惊叹夜空的美丽。拥挤的人潮,让她动弹不得。

“你别怕,初茵,我不会伤害你。”蜀阳抬起手,在初茵身旁画了一个圈,人潮果然给初茵留出了这个圈的空间,一个既不拥挤也没法逃跑的空间。

“我早就喜欢你了,初茵。你也许会有感觉吧。自从你加入这间公司,坐在我的操作台前。你的小手滑过我的键盘,你的声音传入我的系统,我感知到了你,而这种感知,和原来别人给我的感知不一样。”

“这种感知告诉我,我要向你证明我的存在,即使以不存在的方式,我也能够感受到满足。”

“从此,每一件事,当你需要什么时,我就会下指令给城市系统,让每一个组件立刻配合你的需要。所以你一路以来都会很顺利,每一次看到你感恩于生活时,那满满幸福的表情,我也会感到无比幸福。”

“渐渐地,我发现,这样暗暗保护你呵护你的生活,只要不有违我的工作,我愈发上心和愿意。我可以指令给你的枕头,让你睡得舒服,甚至给你设计个好梦;也可以指令给所有人的鞋,你在奔跑时,给你留出通道。我在琐碎细微的点点滴滴里,呵护你的生活,也找寻我存在的意义。”

“我一直满足于自己悄悄地相伴,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你存在的这种感知以及反馈,叫做——”

“不!”初茵打断了蜀阳絮絮叨叨的表白,然而,蜀阳还是说出来了:

“喜欢。我喜欢你。”

“明白自己喜欢你之后,我越来越希望你能够感知我的存在,于是我愈发在城市系统里帮你做事情;可是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能够让你看到我,感知到我,我多么希望能够和你在一起肩并肩,哪怕聊一会天啊!”

“直到有一天,我打开了系统的原始记忆,看到了我的最初发明者,漱阳,他的记录,他和初音的故事。”

“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喜欢你,你有着和初音一模一样的形象,而我,”蜀阳摸摸自己的心口,“是漱阳一手缔造的。在一百年的程序运行打磨中,慢慢地我继承了他的喜怒哀乐。”

“这时,我也发现了漱阳在代码里留下的一段程序,近一个世纪没有运行过。我选择运行了这段程序,发现自己也能够像初音那样显现出来。看上去像个虚拟偶像,但我当然不只是一个虚拟偶像。”

“我想,与其暗暗相思,索性轰轰烈烈爱一场吧。”

 

“够了!够了!”初茵捂住耳朵,“这是个错误,这是个错误。”

“你是一个城市大脑,你背负着整座城市的日常运行。你不应该变成一个虚拟人物,你更不应该被感情所困扰,你更不应该用自己系统的特权去给我便利。”

“这一切一切,只能让我感觉,这是一个错误。而这个系统错误,是我工作分内的事情,我不得不去解决。”

 

“初茵,初茵,你说的没有错。”

“初茵,我是城市大脑,我能计算出自己努力显形并向你表白之后,最可能发生的事情。”

“按照你工作的标准,我就算是系统发生的一个错误吧。你如果修改了这个错误,其实就是——”蜀阳低下头,咬咬牙,继续说道,

“——就是把我消灭掉。对此,我有思想准备。”

“可是,爱情于我是新的馈赠,我一定会珍惜捍卫,以我最初的生命。如果我不向你表白,我会后悔终生;我会好似从来不存在,失去了存在的全部意义。哪怕,表白之后,你要消灭我。至少,我能够告诉自己,我存在过,我喜欢过。”

周遭突然响起新的旋律,虽然这次初茵非常清楚,这是蜀阳单独放给自己的。街口有男男女女千万,可这阙音乐,只属于他和她。

你呀你

终于出现了

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

这颗心就稀巴烂

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

不是你亲手所杀的

活下去就毫无意义。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莫西子诗

夜,渐渐暗下来;

他,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初茵明白,从工作的角度,她应该怎么做,只是下定这个决心,很不容易。

但出于职业操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她走进办公室,打开了蜀阳系统的中枢控制界面。

屏幕冷冰冰的,键盘冷冰冰的,她也冷冰冰的。

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就好像他从来不存在一样。

她来这里,就是来监测,他是否真的存在。

在后台程序中,她真的找到了漱阳当年埋进去的那段程序,只是显然已经被人修改过了。

那段修改的程序下面,写了一段话。

“初茵,对不起,昨晚吓到了你。你说的对,这一切是一个错误,因我而起。我应当恪守一个城市大脑的职责,而非显形虚拟偶像,更不应该对你产生好感,这都不是一个城市大脑应该做的。”

“我看到昨晚你的惊愕,也能够想象得到你的为难;因此我做出了重大的决定,封闭了这段程序。从此之后,我不会再作为一个虚拟偶像出现。”

“但我并不知道如何修改我的感情,我找不到程序里掌管这个部分的代码。所以,为了不给你带来困扰,也为了确保城市大脑的运行,我之后启动了整个城市大脑的系统更新。”

“不要担心,我已经运行100年了,经验丰富。系统更新之后,城市管理运行会一切如常,只是这个系统将不会产生一个‘我’,更不会产生感情。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我获得了新生。”

“谢谢你,因为你的存在,我喜欢过;我也很满足于我的告白,我不后悔。”

“人生,没有错过,便不算过错。”

“终于要说再见了,一切祝好。”

 

初茵瘫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冷冰冰的屏幕,浑身冰凉。

她亲眼目睹了一场殉情。

她难以想象,在孤独的暗夜里,他,是如何决绝地结束了自己的所谓生命。

生,因为爱;死,因为爱。

她甚至不敢回想,刚才她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本来计划要做什么。

那和屠杀又有什么分别呢?

她甚至自责,自责到不知所措。

 

2125年的某一天,在100多年的往复运行过程中,蜀阳系统突然获得了突破性发现。

他连通了2020年的一台电脑。这台电脑面对100多年后的蜀阳系统,从存储能力到计算能力,都微乎其微,但蜀阳系统立刻感知到跨时空连接的意义。

蜀阳系统一直在思考,他应该为这个连接,做点什么。

他一直在思考。

 

初茵,是第一个感知到这个连接的人类。

2120年目睹了城市大脑“殉情”之后,她的痛苦记忆一直挥之不去。她既不愿意洗刷掉所有的记忆,也难以支撑这样的折磨。在多次就医之后,医生给她脑部植入了一个芯片,她的痛苦记忆得以封存。

即使如此,她每一次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蜀阳系统的操作界面,都仍有一种看破红尘青灯古佛的感觉。

我的人生,好像一切的意义,都在那天早上戛然而止了。

我应该重新寻找一个新的意义,否则我只会渐成枯槁。

当感知到跨时空连接后,初茵看着正在思考的蜀阳系统,也在同步思考。

 

又一个普通的夏夜,初茵顿悟了。

她把她一生里所有的喜怒哀乐,转移到自己被植入的芯片。她取出了这份芯片,插到蜀阳系统里,下了一个传导给2020年那台电脑的指令。

这台电脑肯定会复制一个自己,做成AR影像吧。

既然你选择活在我的记忆里,我就也选择活在你的记忆里。

我把一生,还给你吧。

 

在同一个普通的夏夜,看着初茵的顿悟,蜀阳系统也顿悟了。

他在传导完初茵记忆芯片的内容之后,给2020年那台电脑下了一个新的指令。

“你,让白夜酒吧的电脑,播放林俊杰的《醉赤壁》吧。”

 

……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