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手游女皇》孔雀 第四至七节

《手游女皇》孔雀 第四至七节

大女主危机下掌握权柄,俏豆蔻派悦坊初识鱼歌

曾经的北京有三大圣地,中关村、建国门和三里屯。这不是旁人牵强附会,这是当年《清华寝室夜话》里的著名桥段。

他们当时把北京的男人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建国门的男人,人长的帅,又有钱,还会玩; 第二类是中关村的男人,帅,有钱,可是不会玩,关键是没时间玩; 第三类是三里屯的男人,长的帅,又会玩,但是没有钱。”

那么有什么可能把三个好地方的优点集于一身吗?随着一批互联网总部或者在北京的分部迁到望京,望京有点那个意思了。

在望京东地铁站上盖走出来的一刹那,的确能够看到整整一排高楼肩并肩地伫立在五环内侧,形成了一道密密的“人墙”。

每天早晨很多年轻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在这道“人墙”的内侧寻找狙击点,并长呆12个小时,一周七天无休。很多人都在幻想,墙外面也许不是五环,而是进击的巨人呢?窝在这里,虽然辛苦,还是安全的。

当初选择这个地方办公,郭柯找过朝阳区相关领导给了支持,所以在望京SOHO有一整层,5000平米,窗明眼亮,只是内窗和外墙依照同样曲线的走势,因此室内没有直线,都是圆弧,落地窗对着室内的人,形成了绝好的凹透镜。

现在在最大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建文互娱的董事会,十几个人叽叽喳喳整个上午,整个会议室就是一个锅炉内胆,不能再多拱火了。

郭柯是董事长,但他惯常也不会先发言,一般都是听听记记,后发制人。谭墨也是董事,他从来都是事不关己的样子,尤其是郭柯当董事长的场合,他出于更资深的身份和更小比例的股东的位置,会微妙地用对董事会这样场合的轻慢,以中和他表面上对郭柯的尊重。

尤清和付梓是公司的两位独董,他们俩另外的身份是郭柯的大学同学,不过他们现在分别在东升大学和西溪大学任教,能来建文互娱做个独董,也是公司求之不得的。他们很少发言,不过每次董事会,郭柯都会专门提醒他们来到场参加。

罗笙和鱼歌是另外两个董事,过去两年鱼歌自己都不参加,让罗笙代表,这次罗笙出事了,反倒是鱼歌亲自来参加董事会。

还有建州文投旗下建州晚报网的总编辑放翁,执行董事。

另外公司的监事会和核心高管也都在场,监事长是米勒,原来佛爷工作室的制作人,两位监事是越安证券和先锋视频派出的代表,核心高管包括建州晚报网的总经理陆尘、CFO兼董秘孙丽,CPO兼龙兴工作室的制作人苏少、大鱼工作室现任制作人红苕、佛爷工作室现任制作人紫青以及其他职能条线的副总。

公司最首要的问题是谁当总经理,罗笙走了以后,公司需要一个灵魂人物,而且很多事情需要有人拍板,这也是今天的核心议题。

苏少眼睛从郭柯溜到谭墨,又从谭墨溜到鱼歌,又从鱼歌溜到孙丽,又从孙丽溜到米勒。因为他是鱼歌去新加坡以后才被罗笙请进来的,这里面鱼歌他最不熟悉,其他几个人,平时接触并不少,所以还算好。

他想过现在的格局,公司这摊烂事,像郭柯谭墨他们这种做投资出身的人,肯定不想趟浑水的,孙丽同理;米勒基本处于半退休状态,他觉得断然不会回来找难看;可惜这几天他没找到机会和鱼歌深谈,但他觉得鱼歌在新加坡还养着孩子,没法在北京长呆,如果他表现的坚决一下,估计鱼歌也就支持他了。

但毛遂自荐这种事,他有点干不出来,想找一个帮他哄一下的人,发现这个会上全是大佬,前日因为《Fresh Life》的事情,把红苕和紫青还些微得罪了,所以这俩人也指望不上。

他找到了一个主意,找了个话头插进去,他就自顾自开始汇报起公司的整体工作来,本身产品侧的事情他一直在管,就最了解;中后台的事情,他想孙丽会补充,何况这些话题也不是今天的主战场。

絮絮叨叨说了四十分钟,难得的是也没人打断他。他暗喜可能他接班的态势就心照不宣了,不想趁着他中间咽口水,鱼歌突然接过来话头,

“听了苏少的介绍,很好。我能感受到罗笙整个团队,非常有梦想。这个梦想,我有义务接过罗笙的棒,和团队一起继续实现这些梦想。我也有信心,继续履行对股东们的职责,把公司经营好,希望大家给我这个机会。”
 

和人对战,自己不尴尬,对方就尴尬。鱼歌提前预演了很久,她没想到苏少絮絮叨叨说了那么长时间,终于找了个机会把这句话甩了出来。

这句话就是平地一声雷,大家就都愣住了。

其实这么重要的会,提前都会发给董事们议题,相关议题的初步结论,关键人物也都提前做过沟通。但这个议题,起码在苏少看来,就是董事们没达成什么一致,他认为如果已经内部决定了,他一定会提前知道。但既然他没有提前知道什么风声,那就说明大家都是空着脑子来的。

所以他采用了“先上车后买票”的策略,结果被鱼歌这么一炸,他脑子嗡一下,就卡壳了。

他开始逐个地瞅几个董事,尤其是谭墨,他想起码咱们俩沟通过啊,你是知道我意思的,大佬。但是没想到谭墨完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眼皮都不抬,恨得苏少牙根痒痒。

这个时候越安证券的代表突然发问,“鱼总,这几年您不在国内,咱们相互之间都不太熟,我们作为股东还是蛮好奇,您怎么看待现在公司的情况,以及您如果做总经理会做那些大的动作?”

这种问题看似简单,其实蛮有难度的,一者是先把你对公司情况不熟悉这一点指出来,你要是辩解那就浪费很多时间,败人品;二者是问你下一步怎么做,你说任何具体一点,后面对方都会跟着一堆问题缠绕在细节上,让你疲于防守,继续浪费很多时间,忙中出错。

当然这也要看是谁提这种问题,苏少显然巴不得有人挑战一下鱼歌,但谭墨自己怎么可能下场,越安证券的这个代表只是一个没有行政职务的普通MD,他早嘱咐过于远安排这个人配合配合了。

有些脏活的确是旁人下场来干比较合适,如果是大佬自己发话,容易拉仇恨,两边真红了脸就没退路了;反倒是旁人,说错了大不了说一句言多语失,也不代表大佬的意思,说好了没准还真达到搅混水的目标。

鱼歌就还认真了,她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她看了看孙丽,孙丽正准备掏一沓子文件出来的时候,郭柯突然说话了,他手心向下,往下压了几下,“鱼总这个想法呢,会前就和我表达过了。镜花文娱,也就是咱们建文互娱的游戏业务,当年主要也是罗笙和鱼总的团队建立起来的,作为公司较早的一批员工,她对公司有感情。何况她也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对公司发展肯定有帮助。昨天她给我讲了讲下一步想怎么干,我鼓励她,多和公司同事们聊聊,不要着急下结论,广泛听取意见,再做决定。所以我不建议今天我们讨论细节,而是建议先把鱼总负责的身份确定下来,过一段时间再开一次董事会,鱼总到时再给我们交作业不迟。”

郭柯这么一说,越安证券的代表也就不纠缠了,反正搅屎棍的工作又不是按效果付费的,回去有个交代就没啥了。

谭墨一看,心里就有点不痛快了,虽说老子投资到这家公司时就是被迫让你郭柯当了大股东,但也不能搞成你自己的一言堂吧?但是郭柯说的也有理有据,谭墨不想搞得太过不愉快,就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苏少刚才提到的《Fresh Life》项目,咱们还收购吗?鱼总,你怎么看?”

鱼歌其实对这个话题有心理准备,看谭墨直接问自己,自己肯定不能怂,她笑笑说,“罗笙生前非常属意这个项目,给我打电话都商量过多次,我想我们肯定是要做的。只不过——”

她看到谭墨一脸在这里等着的样子,她话锋一转,“公司现在面临几个问题,对执行这个项目可能会有挑战,一是资金可能不足,二是收购后资源的整合,三是监管审批,但这都是能解决的问题,我再会同咱们的股东和同事一起想办法。”最后她还补充了一句,“公司发展不进则退,资金不足是暂时的问题,我们还是要用增量解决存量的问题。”

谭墨听了点点头,“是啊,昨天苏少还跟我说过这个并购资金的问题,如果需要,我们邦德国际可以出,不过上市公司得给我们这笔投资保底,希望未来的管理团队能承担得起这个义务。”

鱼歌听完笑笑,“那就感谢股东的支持了。”

苏少听了心里很泛别扭,这女人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这么一搞,连自己昨天和谭墨谈的唯一成果都给截胡了。

“也谢谢鱼总的决心,不过说实话,我们小股东对公司的稳定运营还是蛮关心的,公司现在经不起这么大开大合的,说起继续罗笙的思路,你们两口子之间往日说啥我们并不了解,但公司层面的情况,肯定苏少是更了解情况的。”谭墨看鱼歌虚着接了一招,他就实着进了一步。
 

谭墨这么一说,建州晚报网的总经理陆尘突然发话了,“苏少在公司的确比较重要,但主要就是负责游戏产品,分管工作还是比较窄;如果公司非常需要,那我来当这个总经理也是可以的,建州晚报网在上市公司里贡献的收入占比也不小,我们人数也比较多,说起来我也算是了解情况的。我就是表个态,当然最后要服从董事会的决议。”

他这么一说,谭墨被堵得有点没话说,心里想你们是收入不小,你们每年还开天窗亏钱呢,但是谭墨没敢顶回来,他不想因为这个破事和郭柯弄不愉快。在这一刹那他已经决定,如果郭柯执意要用鱼歌,他回去就找买家卖股票了。

郭柯找陆尘来插这一句也的确很巧妙,因为陆尘不指望在这个公司争名夺利,他还指望着早点回建州报业集团解决他的处级待遇问题呢,他也不怕得罪这些市场化的小屁孩,反正明天收到调令拍拍屁股他就回去了。索性送郭柯一个人情,顺水推舟的事。

郭柯扭头看了看谭墨,他在这一刹那也做了一个决定,他冲着陆尘笑了,“你别闹,大伙还指着你以后升了官,罩着我们呢。”然后他扭头看着谭墨,“Morris说的也有道理,苏少对公司更熟悉,这也是很重要的。”

“我有个提议,小孩才做选择,我们成年人,好的我们都要。所以啊,鱼歌总来当CEO,苏少来当总裁。你们俩,打好配合,同心同德。”

这时陆尘率先笑了笑,“我同意郭董事长的建议,这样很好。”

会场里有个人一带头,大家一哄,这事就容易形成一边倒的态势。谭墨一看,郭柯和陆尘两人唱双簧,当着大家面演一出戏,四两拨千斤地把自己的话全消解了。可是郭柯面子上又给足了自己台阶,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索性缴枪支持,他反而用力过猛地表示了支持,竖起大拇指,冲着郭柯说“好”。

苏少一看自己的诉求也被部分的满足,只好跟着点点头。他在这一刹那甚至在想,以后既然是跟着鱼歌了,那就得熟悉好这个女老板的风格。

可是郭柯又示意了一下孙丽,孙俪点点头,说,“本次董事会其实还有个议题,建州晚报网和字节跳动要建立战略合作,字节跳动给建州晚报网开发app,并提供算法推荐服务。建州晚报网不需要支付相关费用,但要同意未来建州晚报网的内容,也在今日头条app上刊登。”

郭柯故作轻松地做了一个补充,“其实这就是个正常业务合作,两边谁也不支付谁费用。但因为建州文投是字节跳动B轮投资者,现在还有5%的股份,所以算是一个关联交易,就给大家审一下。”

他这么一说,大家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脑袋放空地等着陆尘简明扼要地走过场做了汇报,大家纷纷点头。

孙丽趁势就把高管安排和关联交易的事情,在董事中做了表决,不出预料地,六位在场董事全票通过。

大家都开开心心如释重负的时候,郭柯笑眯眯地说,“鱼总啊,祝贺祝贺,你要好好干,不要辜负董事们的期望。另外呢,建州晚报网和字节跳动的合作,你也关注一下,我很希望我们的游戏能够用上算法推荐的技术。”

鱼歌点点头,不过她看郭柯的笑容,颇有深意,自忖应该要多想想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只是先点头应下。

苏少这时走过来,向鱼歌说,“鱼歌总,您方便的时候,和您一起吃个饭,把公司的事情都汇报汇报。”

投桃报李,鱼歌也点点头,她说,“好呀,这几天苏总来组织一下,咱们团队一起也聚一下,如何?我和大家还不是都那么熟悉,也要一起碰碰。”

苏少“嗨”了一句,说道,“没问题,那我得约您两顿饭,一顿咱们俩吃,一顿拉上大伙。您看怎么样?”

鱼歌点点头,“没问题,郭总知道好多餐厅,咱们都去吃个遍。”

郭柯在往外走的路上摇摇头,暗想,这俩人说话真是驴唇不对马嘴!


 

朝阳门和三里屯都是北京风云际会的地方,这两个地方中间的广阔地带,却也有不输于两端的风景。从朝阳门外的东岳庙向南,穿过“永延帝祚”的三间四柱琉璃牌楼,往前擦边蹭过朝阳区政府的大院,就到了一块不大不小的商圈。

这个商圈颇有讲究,再往南就是日坛公园的北门,东面就是朝鲜驻华大使馆,西南角过了马路是日坛宾馆,在往南就是无所不能买到任何东西的雅宝路。这个商圈本身,想来也是衬得起“风云际会”四个字的。

商圈三楼天台上有一家很低调的西饼店,派悦坊。今天派悦坊的女老板王倞,迎来了一群很有趣的客人。

鱼歌也走进这家西饼店的时候,店里坐着不少女士,看上去都很知性端庄,一看就像是个高端下午茶活动。师姐宁彩看到她进来,高兴地把她介绍给王倞,鱼歌也懵懵懂懂地加了王倞的微信,找了一个空座坐下来。

听了大家叽叽喳喳说了几句,终于明白这是个怎么样的活动。宁彩师姐不定期地会组织下午茶活动,叫什么“蓝袜子沙龙”。这个名字鱼歌倒是不陌生,当年也看过GRE红宝书,大抵知道“blue socking”是特指18世纪英国贵族妇女办的文化沙龙,想来这个沙龙的定位也就可以理解。

来参加的女士,大多是女企业家和女学者,但肯定都是女士。鱼歌离开北京两年,以前也不在企业界社交,所以对在场的人多不熟悉。不过可能因为自己曾经出道,有几个女士看到她就认出来,还亲热地打招呼。

这个沙龙,每次她们会选择不同的场地,这次正好赶上近期派悦坊推出了巧克力品牌“kessho珂珂琥”,所以她们就选择这里办活动。

除了品尝巧克力,她们还围绕了一本书做了讨论,鱼歌苦于提前完全没做准备,所以囫囵吞枣地听了一会。

后面则是每个人给大家做做自我介绍,再讲讲自己在做的事情。鱼歌想来自己是要讲的,所以打了半天腹稿。等到宁彩介绍她是“今天起要加入我们的新姐妹”时,她还感觉宁彩把她捧得有点高,有一点不知所措。

她故作酷酷地站起来,给大家点头示意,“我叫鱼歌,最近刚回国接过我丈夫的工作来做,我在建文互娱,昨天刚刚当选CEO。建文互娱的大鱼工作室,是聚焦女性向游戏的工作室,我们曾经推出过的卡牌游戏《嫦娥奔月》、《木兰》都曾在当年打到Gameview的榜首。以后我们会推出更多精彩的手游产品给大家,姐姐们多支持。”

大家给了她热烈的掌声,同桌的几个女士和她加了微信。

活动结束后,大家渐渐散去,鱼歌正想和宁彩道别,有个女士走过来,和鱼歌打招呼,“鱼总好,您刚才讲的特别好,尤其是您说的几款S级游戏,在Gameview的表现很好。”

鱼歌点头致谢,她接着说,“我就是Gameview的CEO豆蔻,祝贺您当选建文互娱的CEO。我们有一档节目,会定期采访游戏届的大佬,我想邀请您来和我做一期节目,如何?比如下周?”

鱼歌想了想,先虚着答应了,说具体看看时间,于是两人加了微信。

等豆蔻走了,店里恢复了安静,宁彩感谢过王倞,和鱼歌又找了个桌子坐下,宁彩问,“昨天董事会开的不错啊,是个好的开始。”

鱼歌笑笑说,“先把位置占上了,只是挑战比想象的要多欸。”

宁彩指指刚才豆蔻的座位,“她肯定是会请你做节目的,你们公司刚刚赞助了她们在北京市游戏展的晚宴,本来就包含了视频采访的权益,当时罗笙没想接受采访,苏少想自己去,豆蔻又婉拒了。所以,你这次能和她做一期节目,一举多得。”

鱼歌点点头,“Gameview我大抵知道,只是当年没和豆蔻打过交道,这次也是个机会,认识一下这个游戏届的蝴蝶花。”

宁彩笑了,“她可不只是蝴蝶花那么简单。很多人有了事找她,她都能给办成了。”

宁彩想了想说,“豆蔻也是西溪大学的,比我小一些,比你大一些,应该是新闻学院的校友。和她聊之前,好好做做准备,兴许你不少事情,她都能帮上忙。”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