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手游女皇》归去来兮 第九节

《手游女皇》归去来兮 第九节

 

九 

自从孩子上幼儿园,郭柯每天上班都早了两个小时。 

早晨的办公室里,大家都还没来,他自由自在地喝茶、看报纸,突然理解了当年一大早谭墨就在办公室开始看报纸,虽然当时谭墨到公司那么早,不是因为有孩子,但中年男人放空一切的感觉,大抵是相通的。

十年了,我终于成了你。郭柯挠挠头。

鱼歌最近这几手做的很漂亮,镜花数娱的股价连攀新高,郭柯暗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突然看到大学同学卓林的朋友圈,昨日卓林在港交所敲钟,夜晚又是一场宿醉。

想起来当年卓林在羲和银行当交易员,一路高歌猛进,却不期赶上金融危机被裁掉,回到大陆在泰和证券短暂干了一段时间,就参与P2P金融的创业。那个时候,卓林回香港,还劝过郭柯一起创业,想是有一天自己创办的企业在香港上市,回到交易广场敲钟,也算是衣锦还乡。

一眨眼这都十多年了,郭柯摇摇头,拿起电话,给卓林打过去。

“卓别林,我看你昨天晚上喝得大啊,还敢发朋友圈,不怕弟妹那关过不去啊?”郭柯叫着卓林的绰号,拿他打趣。

“果壳,你眼还真尖,我们昨天就是在北京楼楼上的场子庆祝了一下,现在香港的店面变化太大,我们都不熟了,没有果壳你领路,我们都不知道去哪,只好草草几杯各自回去。”卓林也回敬郭柯。

“要祝贺你啊,我看你敲钟,是企业上市了吗?祝贺祝贺,还真是衣锦还乡啊!”郭柯笑道。

卓林在电话尬笑了一声,“啊哈,也算勉勉强强吧,其实不是我们公司上市,是我们公司研发的指数,被香港一家对冲基金使用了,发了两款ETF,3173和2803,昨天在港交所挂牌。昨天史美伦和李小加都到场祝贺过了,的确很气派。也算是衣锦还乡吧,啊哈。”

郭柯随意问道,“指数啊,有意思。哪家对冲基金啊?”

卓林说道,“Premia Partner,你也许不熟。团队是原来Blackrock的业务骨干,出来创业想选择一些新鲜的尝试,就采用了我们的基石经济和新动能两款指数。”

郭柯一听,蛮有趣,继续问道,“你们这指数是怎么回事呢?”

卓林于是在电话里,给郭柯介绍了一下。

卓林从P2P公司干了不久就出来转型了,跟着美国最大的智能贝塔公司RAFI干了一段时间,自己也开始研发人工智能算法对投资策略的赋能,还研发了一套系统,前几年连系统带团队,加入了财新数科,卓林也就开始在财新数科这个平台上做事情。

财新数科本来有数据库业务,还曾经给镜花数娱提供过BI支持,但卓林的老本行一直在二级市场,他一直想研发出先进的指数给资管机构使用,因此在这个领域一直不断探索。

最近他们和RAFI核心专家Jason Hsu博士组建的锐联团队合作研发了基石经济和新动能股票指数,分别对应了财新数科宏观研究团 队的两个宏观产品,PMI和NEI,借鉴宏观指数的理念,推出了可投资类指数,回测自是没问题,跑了一年的模拟盘,业绩也很不错,于是他开始找机构来发产品。

境内的公募基金大多还对基金经理个人能力和灵感比较依赖,他便同步也开始找海外的钱。这时香港一家新成立的资管公司正好递过来橄榄枝,大家一拍即合,因此决定在香港联交所来发这两只ETF。

卓林还补充道,指数设计能力事关资本持有方的投资标准,事关上市公司的长治久安,事关资本市场的稳定发展,他们一直在致力于建立一家有中国特色且有国际影响力的指数公司。

“我在财新网发表过一篇论文,果壳,你可以看看,叫《中国指数产业需要更大规模的发展》(https://opinion.caixin.com/2020-12-18/101640620.html)。”卓林最后说道。

挂了电话,郭柯若有所思。

他最近没头苍蝇一样在思考的问题,仿佛找到了一个抓手。有了这个抓手,他就可以恢复自己平日里提纲挈领做事情的那种风格,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那种贴膏药的方法。

就像黑云压城,却被闪电撕开一个小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