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大投行家》连载(序)

《大投行家》连载(序)

2009年刚从香港决定回北京的时候,我写过这样一首诗——《一代人》:出海,没有船桨,/挂帆,遇着风浪。/我们总归回来,/伤痕和兽骨,/就是我们的勋章。

80后,我们这一代人,是大迁徙的一代人。我们中很高比例的同龄人,和父母没有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而且,最为让人撕心裂肺的其实不是刻骨铭心的乡愁,而是,我们这一代人,从幼年时起接受的价值观教育,即是,把远离家乡完成一番事业作为追求。因而,为求而苦,苦中之苦。

而且在一代人大迁徙的洪流中,深刻地影响着我们成长历程的两股历史大势,则是中国的国际化和城市化。我们亲身经历了各种资源在超大城市中进一步集聚,当然其中更包括了各种人才的集聚;我们也真实地体验到,穿越过境,到达世界上另一座城市,体验别样繁华的机会越来越多。一个青年,从中国落后地区成长起来,逐步来到省会城市、首都,乃至走出国门,这样的例子已经非常普遍。可是,其中的国际差异、城乡差异,带来的诱惑、困扰乃至挑战,同样是真实而深刻的。我们当中多少人,至今还不能确定自己足够驾驭得了在大城市中的生活,而同时仍然坚持着在大城市中生活?

这是一种绝大多数父母不太能够理解的生活,因为这个工作种类在他们的成长环境中从未有之;但这不能阻碍他们对自己孩子的关心,包括他们的衣食冷暖,包括他们的喜怒哀乐,包括他们的前途发展,也包括他们的终身大事。但父母面前的这个孩子,从他或她出门读大学开始便同家乡同父母远离,他们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经历和视野。于是,可想而知,愈关心,愈关心不得。

但是更不能忽略的,其实是这一代已经不太年轻的年轻人,有一些隐秘而鲜明的精神特质,这好似他们的胎记,随着日月洗刷,竟然毫不褪色却愈发醒目。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使得他们有着“家国天下”的情怀抱负;但同时从小短缺经济的记忆,使得他们同样有着间或出现的生存危机感和现实主义价值观;此外,随着中国国际化的大背景,文化冲击在他们尚未成熟的心灵中反复上演,所以他们经常性地会自我否定乃至否定之否定。

而且越是旁人口中的“好学生”,可能这样的困扰和矛盾会越激烈。因为这一代人接受的教育本身就存在于这种冲突的历史背景当中。

对于这很小比例的一拨人,我,有幸也是其中一员,从小是以“别人家的孩子”出现在同龄人记忆中,或因为刻苦,或得于天分,成绩往往不错,也获益于大时代普及教育的潮流,得以在名牌学府深造,而后进入到国际金融城市的投资银行工作。

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们当中或有100多种完全迥异的答案。或有人因为收入不菲的薪资,或有人因为结交精英的事业,或有人因为资本增值的风光,或有人因为创造奇迹的成就,或有人纯纯地因为好奇而体验……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男女,各自带着耀眼的成长经历,一起做一份旷日持久而且殚精竭虑的工作。

不过回首所有的往日,在每一个日日夜夜却没日没夜地加班中,在每一个同客户推杯换盏纵横捭阖的会议中,在每一个同交易对手针锋相对锱铢必较的谈判中,在每一个高朋满座庆祝项目成功的庆典中,我真实地发现自己的人生饱饱地吸收了很多不可或缺的营养。这份工作真实地让我们经历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历史趋势,也让我们体验到中国的政府人员、企业家以及中介机构在资本国际化过程中逐步成熟的过程。现在想起来,很多故事,完全可以说是一波三折,虽有功败垂成的可惜,但也有大功告成的喜悦。

所以,我絮絮叨叨这么多,只是想,一群年轻人,怀着建功立业的梦想,背井离乡,远渡重洋,做着呕心沥血的工作,克服着各种欲望的诱惑,坚持着为国为家的理想,也努力实现着人生的意义,还在不遗余力地寻找爱情和组建家庭。这个过程本身,也足足值得这一代人自己铭记了。

那么,就用拙笨的笔触,记录下有些有的没的故事,真名隐去,假语村言,说大一点,用来纪念我们这一代人,说小一点,用来纪念我和我身边的那些同龄人的青春。

青春无罪,所幸有你。

 

推荐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