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我的诗歌《孩子》—和《无问西东》同时写给百年校庆的习作

我的诗歌《孩子》—和《无问西东》同时写给百年校庆的习作

孩子

高尔基

我走进你大门的那年,

我还是一个孩子,

懵懂好奇,

是炎夏青涩的果实,

在你的楼群中穿梭,

寻不到方向,

每一个角落都是一个迷。

生活,彷徨,

被周遭轮番打击,

当我觉得自己不是小孩子,

当我觉得生活充满磨砺,

我坐在荷塘边看逍遥的锦鲤,

内心无比焦急,

你没有波澜,

也无风,也无雨。

寒风里,我绕着操场,

丈量一圈又一圈,

把岁月向毕业推移;

春天的沙尘里,

我背着功课笔记,

一层层裹着沉淀的包浆,

直到对你说分离。

那年,我背起行囊,

远渡极远之地,

就像你曾是我的梦,

我的梦永远在远方,

你看着我的背影,

我命定为了理想,

奔波,迁徙。

然后,

在这种奔波中劳累,

在这种迁徙中疲惫,

我看着记忆深处的老照片,

夜深人静的时候,

摩挲我的光辉岁月,

鼻子一涩,

好后悔,没有说过,

我爱你。

我盼着这一天,

十年来数着日历;

我梦想着在你华诞之时,

满载而归;

却发现,再次走进你,

铅华自然剥去,

修饰没有意义,

我还只是你的

稚气未脱的孩子。

你其实是那汪洋中,

我曾落脚并永能落脚的岛屿;

我飞过沧桑,

其实还是为找寻你的足迹。

找寻你曾将梦想的真谛,

刻在我的心底。

在这无边明媚的春光里,

我站在你砖红色的檐角下,

看阳光斜斜地照进窗棂,

想你我缘分开始的夏季。

我多想,伴着你,

在这缘分中老去。

我会苍老地坐在摇椅上,

数二校门外秋风吹落的黄叶,

黄叶在泥土中腐烂,

积淀在时光中化为神奇。

而你,会永远那么年轻,

沉静而有活力。

你丁香花般的裙裾,

永远会铺满四季长青的草地。

而我,大概

有一天也会像黄叶一样,

静悄悄地融化进你,

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为你永恒的青春致礼。

我知道,

纵然我白发苍苍,

我永远是你的孩子,

我愿意。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