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把海含在嘴里的那个顽童

把海含在嘴里的那个顽童

 
我感觉一天一天,
我也开始了老去。
先是乳牙掉了,
扔在房顶等着开花;
然后日记本找到了,
秘密却磨没了。
 
那么如果有一天,
我退休,
我想找个有海的城市,
享受老去。
 
 
每天沿着滨海路晨跑,
落下去像雨滴,
跳起来是羚羊。
然后对着窗户刷牙,
窗户外就是海浪,
冲起来的泡沫,
不可一世,却也
玩世不恭。
 
然后写作,
把一辈子游历过的教堂,
看过的电影,
醉过的烈酒,
一个上午一个上午地写透。
灵魂揉搓把玩,
直到粘着如糖。
 
午觉应该在咖啡馆醒来,
总有老友远道而来,
带来满世界红尘的味道,
却喧嚣不了我的海岛。
他也许指着我大笑,
也许沉思,
感慨我千变万化,
却还是当年的样子。
 
 
端着一杯马提尼和海盐,
看落日不情不愿地沉没,
余晖的芳香,敲打在我的瞳孔里,
一五一会的民谣,
把天地的窗帘拉上。
渔火星星点点,
点缀着海浪的浮沉。
 
我想把海含在嘴里,
这是离它最近的方法。
我想把海含在嘴里,
这样它就不会乱跑了。
我想把海含在嘴里,
让它随我的心跳起伏。
我想把海含在嘴里,
我和它会越来越一样。
 
你看啊,那个顽童,
沿着海滨奔跑。
那是不是我,
我自己,
终于找到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