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我拯救的那个世界你可曾来到

我拯救的那个世界你可曾来到

 
汽笛,
是那遥远的离别的箫;
孤帆,
是那渺小的劲爆的刀。
 
箫声把流逝的时光,
幻作焦躁的红尾伯劳;
刀光把层峦的波涛,
碎成奋不顾身的早潮。
 
山是巨龙,
把海岸线拥抱,缠绕;
海是深渊,
拖拽着龙尾,沉沦九霄。
 
这个战斗的世界,
满是血腥的符号,
我沿着天地之间奔跑,
脚印踩出绿洲和海岛。
 
 
那朝阳,是神鸟,在燃烧,
撕裂阴霾的笼罩;
那烈烈赤焰,扩张,闪耀,
落在我臂膊,光荣的战袍。
 
战斧劈开,混沌的牢,
钟鼓齐鸣,昂扬号角。
打乱星盘,棋子星落,
重构星河,伏虎为锚。
 
拨开魑魅魍魉,抛远,
齐喑吧,欲望的喧嚣;
勾勒出新的鱼虫花鸟,
仓颉写下新版的祈祷。
 
最后在这万国津梁,
远迈关山的天涯海角,
树我的战旗,旌摇,
给时代的开启做个注脚。
 
 
自此那黑白的天际线,
琴键演出七彩的乡谣,
跨越百年的思念缱绻,
筑就穿透史诗的大桥。
 
看那激浊扬清的岁月,
摩挲而不显日渐苍老。
只问,在我拯救的那个世界,
滴答临近的未来,
你可曾已经来到?
 
未来若还未来到,
那就折叠这个世界,
再造,
一个襁褓,
孕育人间正道。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