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番外三:《大投行家》里那些令人怜爱的语句(待续)

番外三:《大投行家》里那些令人怜爱的语句(待续)

番外三:《大投行家》里那些令人怜爱的语句(待续)

 

《大投行家》 (gorky.blog.caixin.com)

番外三:《大投行家》里那些令人怜爱的语句(待续)

(画外音/作者按)你知道收到这样一篇摘读时的感受吗?就好像小时候在家玩耍,我在前面玩耍,妈妈在后面收拾……现在我在前面写小说,后面有朋友细心地把TA喜欢的句子摘出来,太贴心了。

等书出版了,我肯定要送你一本,你等着!

另外,用我太太的朋友策划的话剧《分手旅行》的海报来做封面,向一切精美的故事致敬。

《郭柯》

“我很用心,我也很随性。”

“皇后大道向西被暖暖的夕阳怀抱着,去吃晚饭的道路就像走到暖暖的夕阳里。”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矛盾体,在一个精致小巧的躯壳里有一个好似蒙古大汉的灵魂。”

“咱们在香港是在漂泊啊,不自己疼自己,谁来疼呢?”

“郭柯突然感到自己在香港就是孑然一身,好不容易和故友一聚,又要分别。说是有多不舍,自然谈不上;但是故友回京,自己继续独自在香港,那种孤独感突然涌上满头满脸,眼眶也不由发酸。郭柯突然感觉,就好像自己小时候第一次上幼儿园,父母把自己放到幼儿园起身要走的那个瞬间。”

“露台的前面是沉沉的夜色,好像一团普洱浓茶,絮絮地笼罩在中环林立的楼群头顶。有一个红色的亮点,好像荒野里饿狼的眼睛,那是Morris手中的雪茄。现在,那个红色的眼睛,在孤独地一眨一眨。”

《创世纪》

“宁彩的脸蛋上映出潮潮的光晕,对着银幕目不转睛,表情愈发地捉摸不透。”

“和Carolina分手,对他既是一种创伤,也是一种解脱。他可能根本没想把自己的命运锚定下来,他觉得自己就是一艘快艇,强劲有力,不应该在固定的港湾里游弋,而是应该面对不同状况的海况,一样的勇往直前。”

“他的所有标签在她眼里都是赤裸的,如果他和她之间发生什么,他的未来就完全被她掌握了。”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刻,一个人感觉自己是接受朝贡的皇上,另一个人感觉自己是施舍他人的商人,两个人都拥有着俯视他人的满足。”

“晚饭后,两个人总是会在大浪湾的海旁散步,海风里海平面上下颤动,把月亮颠起来然后落下,妻子的长发被海风吹起来,他再抚下去。”

“我漂泊,是我宁愿漂泊,还是我命定漂泊?”

“他相信,这些年轻人在缺少资源的时候得到自己的眷顾,那么在拥有资源之后,就会自然把眷顾投向自己。”

“西风从泰晤士河上浩浩荡荡地吹来,把谭墨吹的浑身发冷。”

“我们就是那个戏耍着无数个盘子的小丑,在巨大的马戏团里忙碌地戏耍盘子,却因为舞台过于繁杂而无人关注,可是如果有一天,一个疏忽,盘子落地了,所有的目光都会聚焦到你身上,让你无地自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潜雨时节》

“郭柯抬起头,看到日光灯下的宁彩,弓着身子趴在电脑屏幕上,一行一行地读着文件,像一只紧张地汗毛直竖的猫。”

“湄南河有一种泥土的味道,在暗夜里淼淼地流着。”

“我也许应该和一个美丽的姑娘,一起沿着湄南河走走?她的长发偶尔地会不经意触及我的手臂,我们不说话,就这么散步,在两座桥之间翻来覆去?”

“为了让床的使用效率最高,他睡在了对角线上,呈一个‘大’字。”

“她眼睛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摆幅很大,她盯着郭柯,胸脯一起一伏,像是期待郭柯说点什么,却又像是不希望郭柯说任何话。”

《今夜谁把谁遗忘》

“谭墨感到这个女孩太好了,不那么清淡,也不那么郁重,她就是一汪恰到好处的汤,煲的香嫩水滑,充满了女人味。”

“嗯,宁彩啊,你拒绝了一棵歪瓜裂枣树,看来也和那棵呆子树没什么可能了,但是你拥有了整片森林呀,加油,宁彩!”

“她去照镜子,嗯,果然一副祸水的面相,她自鸣得意的想。”

“他站在中间的一个小空场上,守着辘轳把的遗址,发了一会儿呆。这座城市真的是让人住下就不想走的,那潮湿的空气里,隐隐地透着麻辣诱惑,人人闲适的生活态度,更是让人惬意的不得了。”

“在这个西南城市,找个姑娘,聊慰残生,好的不得了!”

“有时他感觉他和宁彩就像在谦让一个水杯,彼此都谦让,看对方谦让便自己出手,自己出手看对方也出手便又谦让,于是让来让去,这个水杯就落在地上碎了。”

“那些声音都是嘈杂的,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宁彩其实只是一个小姑娘,我需要保护,我需要理解,我需要一个人罩着我。这个人,在此时此刻,这么大的世界,其实只有谭墨。”

“她一边看着这个男人在假寐,一边看着酒席上的风景。”

《大境之门》

“北京这么伟大的时刻,我不在。郭柯心里有那么一点点遗憾。”

“朵朵火花,璀璨地很,在城墙上飞溅起来,形成一个茂密的树冠,汉子在中央,在火光里,很是威风。”

“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比如年龄,比如阅历。”

“宁彩听到Cindy订婚的消息,有点替Cindy高兴,可也有些郁闷。这就像大家一起考试,别人交卷了,自己答题还没过半,感受毕竟不会好。”

“两个人见面有时着装就是一场较量,穿着更正式的那个人一定是对这个见面更重视的一方,相反地,穿着适当地休闲恰恰能体现自己对这个会见的不那么非在意不可,可这个适度难以把握,因为要表现出俯视感,可又不要那么高傲,很难。”

“天空的大幕上,一个“零”,又一个“零”,从天台上冒出来。”

《白马非马》

“从半山看海旁的楼群,灯一眨一眨的,像人们疑惑的眼睛。”

“她站起身招呼着,仿佛她生来就是这样,仿佛那个开着跑车躲着狗仔队的大小姐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墓碑上是他的照片,永远乐天的表情下面,是生死两隔的悲哀。”

“上天常把好人带走了,也许是因为祂希望借此让天上更美好,从而间接地影响我们的未来吧。”

“肃杀的空气里,人格外的冷。”

“每一个人一出生,便一定是走向死亡。所不同的是,有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充满彷徨;有的人,则走的笃定,过得平安。”

“我们都是脆弱的,在我们都是强大的同时,这一点并存着。不,我们都是强大的,只是幻象;我们都是脆弱的,其实才是真实。”

“现在外面是热闹的,不过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人间太亮了,衬得夜色更暗。”

“Allen的离去,让宁彩陷入一种死胡同般的循环;不是因为思念,也不是因为惋惜,这些都有一些,但并不是关键。心里最大的痛来自一种同理心。”

“我们都是孤单的星球,在宇宙中独自摇摆旋转,从无停歇;我们的归宿,是寂静地熄灭,还是璀璨地爆发?抑或说,我们是否有权利选择哪一种归宿?”

“我东奔西闯,我东走西忙,我看罢了南来北往,我看淡了飞短流长,暮然回首,原来你还在这里,你是在等我吗?”

“我和你结束了,我们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这个生活,现在,终于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希望了解更多,请在微信中关注“meizhikeyiyou”,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