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一场挣扎在欲望和理想之间的青春

一场挣扎在欲望和理想之间的青春

后记:一场挣扎在欲望和理想之间的青春

 

 

尽管做了30多年文学青年,但我从来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会完成一部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

直到我写到这里,我才意识到,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我又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小小突破!

当初是什么缘由开始这样的尝试呢?

是因为我很珍惜自己在投行工作的经历?

是因为这期间交游过的人都特别有意思?

是因为香港这座城市我分外地有感情?

都是,但不完全是。

在这之前,我看过一段时间美剧,我觉得情节引人入胜,台词经典难忘,真的是太棒了!

那么那些我经历过的林林总总,让我至今难忘并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那人、那行和那城,我该如何用更持久的方式向他们致敬呢?

是不是也把他们放到这样一个好似美剧的世界观里,让他们在我的笔下,重新演绎一遍呢?

于是我自学成才地,先设计好整部小说的主线,每个章节的主题,各个主要人物在每一章节的情节,像投行培训的那样,用excel表格阡陌纵横地设计好,然后就开始动笔。

谁能想到,这一动笔就是一年呢?

谁又能想到,每天做梦大脑里小说角色都在梦里继续自发地演绎他们的故事呢?

谁又能想到,每天我都会收到热心读者的鼓励甚至对情节的建议呢?

就这样我就坚持下来了。

直到有一天我和老同事聊天,我发现在我的大脑里,已经有两套记忆了。而这一套新的记忆,在我设定的世界观里,由我设定的一组人物,自发地演绎,而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的故事,比我们真实的经历,可能更加浓缩地展现了他们抑或我们的喜怒哀乐、彷徨思索。

他们野心勃勃,他们期望在中环一战成名,乃至拥有一席之地,于是他们敏锐地探索各种机会,有时也会相互倾轧;

他们追求奢华,西服的纽扣角度要缝正,新大陆和旧大陆的红酒怎么喝有讲究,他们看人也会用外在来给对方估价;

他们爱慕虚荣,度假肯定要远走,拍拖希望是模特,饮酒打球都希望有明星往来作陪,成功了要低调但同时恨不得全球敬仰;

他们的脑门上写了两个字:欲望。

你不喜欢他们,对,绝大多数的你,可能不喜欢他们。

可是他们有梦想,很多时候是因为谋求发挥聪明才智帮助到企业乃至国家的信念,而投身这个行业;

他们会做慈善,利用假期有时甚至是辞工,到落后地区去支教,给灾区捐款捐物捐建学校,认教更年轻的后生;

他们也单纯,憧憬纯真简单而矢志不渝的爱情,慨叹远离父母尽孝不能的悲哀,辛劳地经营家庭培育后代;

他们的心里刻着两个字:理想。

对,这一点和你一样,没什么不同,更没什么了不起。

就在这样一个世界观里,他们把我们所有的曾经,最最高效地演绎了一遍,让我们自己重新审视自己,把自己看的更清楚。

那突如其来的国际化大都市、富足的生活以及高端的工作,迷失过,彷徨过,欲望不能驾驭,理想时有彷徨,都在所难免。

这毕竟是一群年轻人,历练单薄,却负盛名。

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最终也的确走出了迷失,甩掉了迷惘,学会驾驭自己的欲望,重新找到理想并为之奋斗,这不很好吗?

这毕竟是一群年轻人,聪明刻苦,他们命定要去创造未来的。

所以他们的故事,就是一场挣扎在欲望和理想之间的青春。

而这场青春,到收场的时候,各自一定会有各自的喜剧。

因为他们在这场青春里,用心,用力,用情了。

所以当我完成第一章时,发觉自己已然难以自拔,于是我觉得:

也许有一天写完最后一章时,我一定会大哭一场的。

但是直到此时此刻,我反而心情愈发平静,甚至是如释重负,因为:

我战战兢兢地写到今天,总算没有辜负这些主角的这场青春。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用心,用力,用情了。

唉,真不想结束这一段后记,因为这就意味着真的告别。

但告别又有什么所谓呢?请相信陪伴你到今天的那些主角们,他们会好好经营自己的人生,让世界因为他们的存在,每天都更好一点。

这样不够吗?

这样不好吗?

这也许就是走过青春之后的释然吧。

那么就用我在我个人诗集《城市的味道》里的一首诗作结吧:

 

香港香港

 

谁的命运逢着谁的随机游走,

谁的面庞映衬谁的云卷云收,

谁的仓皇出逃又荣归故里,

谁的梦想彷徨还有海市蜃楼。

 

巨轮起锚汽笛长啸吵醒我的时候,

日正当午我紧紧风褛早茶伺候。

没有四季有的是心情还有雨季,

我是游艇你是码头恋的你太久。

 

回眸,回眸,异乡人的名求。

 

北燕南归穿越西江风把海吹皱,

起身对镜你从身后帮我戴袖扣,

早安两字情正浓时不易说出口,

你的发簪我的高领你的红唇我的衣袖。

 

来时把光鲜强加给你,醉倒街头,

红男绿女灯红酒绿兰桂坊依旧,

灯影茕茕发泄自己消磨的是什么,

走的时候一个背包一瓶酒足够。

 

回眸,回眸,异乡人的名求。

 

嘴角是笑眼角是揶揄看着胸口,

指尖爬富士山一指抬一指揉。

你问我是谁我也问你空虚是什么,

把烟掐了火收走别再打边炉。

 

你不接受成长对你成长也不接受,

弃婴是什么,时间告诉你收手;

香车美女灵魂在哪里你的传奇,

不能忍受于是逃走终究要逃走。

 

回眸,回眸,异乡人的名求。

 

虔诚的皈依彻骨的洗涤从灵到肉,

从铜锣湾到天后维园在左教堂在右。

你不知道自己是谁看看胸膛低头,

总是冷漠总是徘徊但热血一直在流。

 

如果有梦想为什么不追求,

如果有爱情为什么不守候,

如果有方向为什么不坚持,

如果有命运为什么不抬头。

 

回眸,回眸,异乡人的名求。

 

纵使脚步太重,但我仍然行走,

下次抬头的时候,

就是我再次归乡的时候。

 

奉那爱到灵魂终于归返的至信的名求,

阿门。

 

2015618日于香港返京的夜班航程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