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尔基 > 森林的河流

森林的河流

有一首歌,

总把耳朵和心灵,

唤醒。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

那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音乐在天地间充盈。

 

那里森林铺满天空,

那里长河挽住云层。

红晕落日系着飞鸟,

时间凝固了光与影。

汽车在县道上穿梭,

把塞罕坝的秋意勾勒;

驶出环线一路向北,

拈花信马肆意放歌。

 

伊逊河沿着莽原,

一道弯一道弯地回环,

钩住了前尘往事,

马头琴泡在马奶酒里,

圆满。

 

松林和白桦的歌舞,

在秋风里愈战愈勇;

肩并肩紧密的天团,

围起塞上的秋冬的界线。

 

岁月深处的林场,

长满探头探脚的菌种;

竖立着路标牌的纪念林,

就是回放英雄的留声。

 

他们从远方而来,

来到远方默默耕耘;

树种了死,

树死了再种。

 

他们就像定在这荒原上

的山峰,

仿佛从古到今都在这里,

直到脚连作大地。

 

他们就是树种,

他们就是明灯。

他们蓬勃了大地,

他们点亮了时空。

 

他们建构的远方,

是我们的乌托邦。

穿透城市的鸽笼,

找寻初心和名姓。

 

看落日缓缓定格,

看明月从明到暗。

圣人一遍一遍写着,

一个字:慢。

 

活着时候拉纤,

拉起王屋和太行;

死去的时候,

脊梁化作山岗。

 

也许史诗,

都要用百年度量。

也许事业,

都要给后人品尝。

 



推荐 10